五一事件

出自Synerpedia 歷史檔案與知識庫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五一事件
5-1.png
五一事件期間,水搞伺服器所用代表圖
日期 2017年4月29日5月1日
起因 搞鐵與納斯卡計劃官方長期理念不合
啄木線通車典禮事件
「反N派及挺N派及九一事變資訊」遭曝光
目標 退出納斯卡計劃
奪回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所屬權
結果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搞搞鎮國立鐵路與17名玩家宣布退出納斯卡計劃
3名玩家獨自退出納斯卡計劃
衝突方
主導人物
(NicholasP_Wilde)
影響
負責人發布道歉聲明。
共20名玩家宣布退出納斯卡計劃
搞納對峙時期開始。

五一事件5-1 Incident/May 1 Incident),或稱五一事變鬱金香運動Tulip Revolution)、鬱金香革命,簡稱五一,涉事方之一納斯卡計劃片面稱此為(第一次)搞搞鎮鐵路聯盟成員集體退出事件[註 1]。為發生於2017年5月1日,共20名玩家透過聯合及個別聲明陸續宣布退出納斯卡計劃,在該伺服器引發軒然大波,亦間接導致搞搞鎮重光,及水搞伺服器的成立之事件。此事件被視為搞納關係惡化,香港新型城市伺服器發展的起始點,而搞搞鎮聯邦5月1日重光紀念日

名稱來源

時間

五一事件名稱來自退出聲明稿發出當日的時間「5月1日」,最早可被追溯的事件名稱為「九一事件」或「九一事變」,時搞鐵發展組[註 2]計劃於9月1日離服;但因4月30日的「反N派及挺N派及九一事變資訊」遭曝光後,決定遵照閒聊群組上的日期提前離服,「五一」一名就此被使用。

名稱

本事件除「事件」之外,也有「事變」此偏向搞搞鎮一方之激烈的用詞。納斯卡計劃方名稱曾以洛聖加大典上名稱為主,但整體而言鮮少使用。先前納斯卡計劃也曾經討論過「丁酉內亂2017年總管理長管理失當事宜」等名稱。眾所皆知的第二個名稱為鬱金香運動,起源於宮水伺服器群組群花,也被人認解為 Alice(宮水伺服器前副服主)的代表花,在生存地圖事件後,為避免提及退服的 Alice,鬱金香一詞一度被捨棄。然而在2018年五一紀念日仍被用來使用,故鬱金香事件一詞尚得以留存。橘紅色鬱金香也被視為該事件代表花,擺放於五一紀念公園內。

簡介

五一事件簡易流程圖

2017年5月1日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因與納斯卡計劃伺服器長期理念不合,是日於官方Facebook發文,宣布退出加盟納斯卡計劃,並與共20名玩家前後共同離開納斯卡計劃,事件後來被 K派(即退出方搞搞鎮)稱為「五一事變」,後因為中性化維基政策[註 3]改為中性詞「五一事件」。此事件被視為是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成立以來最大規模的群體退服事件,事件的萌生也造成了搞納對峙時期的開始,兩方態度逐漸演變成激烈的碰撞,也造成了兩服長期以來的不安定。

時間軸與大事記

重點鐵路與洛聖加

E派、K派與 M派

事發經過

背景

搞納合併前

2016年2月6日XexeronVictor Lai夜間發生爭執,Nazca 指控 Xexeron 破壞洛聖加三火洲之島嶼結構,便於其後將後者停權。然此次事件仍未調查完畢,Xexeron、Nightmare_ZMishtakeAgnesWYN 皆遭到無理停職、停權。事後導致前四者離服,被視為是五一事件前的大規模離服事件。

為與聯合鐵路競爭,Nazca 於6月19日創立重點鐵路,並邀請搞鐵主席 Pk_HolidayBoy [註 4]擔任重點世界管理員,其後重點鐵路大力發展,然缺乏有效政策調停多個鐵路的發展,遂於12月提出 Tier 制政策,以牽制政策使成員互相抵制,後 Nazca 以退群方式結束討論,導致 PK 究責未能調停爭論導致不合,遂辭任重點鐵路主席。

時任洛聖加大典管理員 Ndpandpa(即JK)未經 Nazca 同意私自取得原納斯卡計劃伺服器大典,被當時納斯卡計劃伺服器之玩家以虛假言論、人肉搜索等方式批鬥涉事人士,導致 TuGaber 與 JK 三位常任編輯人員對當時納斯卡計劃伺服器之遊玩風氣感到失望,從而成立 E 派群組,以暗珠洲為根據地,並提出「去陳生化[註 5]」名詞,而後在搞納合併不久後以暗珠洲建築師招募和搞鐵主席 PK 接觸,並創立正常人群[註 6],改以鷹洲為根據地。

搞納合併後

2016年12月18日,該伺服器負責人 NicholasP_Wilde 提出重點鐵路 Tier 制,在正反雙方紛爭無法平息的情況下,PK 當日辭任重點世界之管理員[參 1][註 7],納斯卡方為彌補民心[註 8],於同日開放搞搞鎮國立鐵路於洛聖加興建大尺度鐵路[參 2][註 9]的權限,使搞鐵除納斯卡鐵路、卡城鐵路外第三個可以進行高度擴張鐵路建造的鐵路公司[註 10]。起初該伺服器對搞鐵發展持正面態度,陸續有啄木線北陸線一期、東岸線的興建計劃。惟北陸線第二期計畫[註 11]成形後,該伺服器負責人認為搞鐵應該只在啄木區啄木北區發展,為避免搞鐵過度發展導致負責人持有的納斯卡鐵路競爭力下降,於是採用發展新路線[註 12]的手段與之抗衡。

2016年12月25日,簽署一個月的《紅磡條約》正式生效,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與納斯卡計劃伺服器共同成立納斯卡計劃社群,前者開始適用納斯卡方之法律條文[註 13]。然前天遭遇大規模 DDoS 攻擊[參 3][參 4][參 5][參 6][參 7][參 8],使兩方認為有人刻意破壞兩者和平。與此同時,Tu 成立第三代吐槽群,並更名鷹洲[註 14]發展人員討論區以防外界知悉,更在五一之後更名「正常人群」。

2017年1月6日,由 Him 所創立之 BCS 伺服器加入納斯卡計劃社群,Him 開始與搞鐵聯繫,並使用其之技術開始為搞鐵製作排版,導致後來發生之搞納排版爭議

2017年2月12日,Yang(現 Gaber)由時任服外管理長 ET 提拔升格為純生存世界之管理員,然而此事被 Nazca 知悉後認為 ET 擅自升遷,造成兩人鬥嘴,前者遂於2月18日1點07分宣布關閉納斯卡計劃伺服器[參 9],導致此伺服器玩家元氣大傷,更有玩家希望 KTRU 可以接手營運該伺服。[來源請求]於15點左右伺服器正式回復開放,然正常人群內對 Nazca 之舉動亦漸反感,認為其易感情用事,提出 Nazca 三大情緒勒索手段,為「退群」、「TAT」與「Finnick」,同時 Yang 加入正常人群。

Book期爭議

2017年3月15日,該伺服器負責人(NicholasP_Wilde)於非公開聊天群組方式宣布下列消息:

各位,要用 KTRU 唔該向我 Book 期
唔想佢食太多資源

- Nazca Wilde,2017年3月15日

(粵語翻譯:各位,要用 KTRU 麻煩請向我預約,不想主機效能浪費太多資源。)


Book期爭議中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總管理長之言論

此事一出,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人員認為其可能是納斯卡計劃伺服器負責人為了避免伺服器效能受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與 BCS 等低玩家進入之伺服器運營而遭拖累所提出的藉口,且如此形同破壞當初納斯卡計劃負責人宣稱「我方能承擔此伺服器運作」的承諾,並且產生簽約一方(NicholasP_Wilde)背棄《紅磡條約[註 15]、片面侵占 KTRU 的疑慮,JK 甚至提出「除因伺服器主機、線路、軟體維修及天災不可抗力因素外,任何人不得擅自改變伺服器運作模式」之條文言論。K 派於此事極度不滿。因此,此事一般被認為是雙方不合的開端,關係自此轉趨惡化。同時 HimWYN 加入正常人群,並開始進行由 JK 提出之新伺服器「Surfive3」的設置計劃。

同時於3月24日Nazca 對於 PK 近日表現發出此類言論,被正常人認為是 Nazca 起競爭、妒忌之心。

  • Nazca: Looks like Judy gains a lot of attention.
  • Nazca: I know I am not as attractive as before.
  • Ranger: Nah.
  • Nazca: At least Judy does a great job.
  • Nazca: My time has passed.
  • Nazca: Time to let the newers grow.
  • Nazca: And I will be the backup.
  • Nazca: Judy did a great job and need to keep it up.
  • Nazca: Judy deserves higher reputation.

---

  • Nazca: 呢句真。
  • PK: OH.
  • Nazca: 係咪囉。
  • PK: So you want to say?
  • Nazca: Congrats.
  • PK: Thank.
  • Nazca: 你已經有資格做我位。
  • PK: NONONO.
  • Nazca: 起站快過我,靚過我。
  • PK: I haven't.
  • Nazca: 規劃好。
  • Nazca: 全部都係真心話。
  • Nazca: 我未見過一個進步得咁快嘅人。
  • Nazca: 我已經冇嘢可以教你。
  • Nazca: 我打算送 NR 俾 Judy。
  • Nazca: 再見。

(NicholasP_Wilde left the game.)


導火線

南環線爭議

其後,隨南環線計畫發布,納斯卡鐵路多次對搞鐵之發展速度快於該鐵路於納斯卡計劃本部伺服器的發展速度表達其不滿,並屢次要求搞鐵暫緩發展來遷就該鐵路,而 Tu 對此質疑為何最近成為大尺度鐵路之海龍鐵路建造跨越西城群島的鐵路沒有限制,並以「NR build across WMA = God; Squirrel build across WMA = Genius; KTR build across WMA = Aggressive」來諷刺。隨後次日納鐵表示將不會再與搞鐵合作,搞鐵宣布放棄青原號以後之計畫,並發出致歉書。[參 10]PK 一度想要在北陸線完工後開除所有搞鐵洛聖加分部成員。

此時雙方衝突逐漸加劇,甚至產生〈陳生葡萄序列圖〉、〈PN 就是〉這一類的諷刺作品。

有關本社與納斯卡鐵路之爭議聲明:
有鑑於近日搞搞鎮國立鐵路(下稱本社)與 納斯卡鐵路(下稱貴方)發生爭執,導致不愉快事件發生,本社想藉本聲明釐清本社立場:
首先,本社不認同貴方之消極態度。雖然本社與貴方是競爭對手,但我認為面對競爭對手不應該以消極及自暴自棄的心態面對。本社及貴方同樣視支持者是十分重要的支柱,但本社強調,本社所得的支持度及整體客源都比貴方少,簡直是望塵莫及。
以下是一些數據: 
貴方專頁所得讚好數:968
本社專頁所得讚好數;79
貴方的讚好數是本社的十二倍;
再說本社的規模比貴方少得多,服務範圍也是寥寥可數,可談「搶生意」?本社無論規模、客流、車務安排、建設設計、紅石機電、乘車體驗都比貴方遜色,加上本社的公關宣傳也做得比貴方差得多,與貴方的競爭根本是不在話上,明顯是貴方之資質比本社做得好幾倍。
接著想商談有關「建設速度」的問題:本社目前焦點路線北陸線建設速度之所以如此「快捷」,是因為完成對市民的承諾。北陸線原先完成預定日期是三月尾,現在根本延遲了,所以希望儘快完成,畢竟誠信非常重要。另外引上文,本社的建設品質比貴方遜色,所有最新建設都是「為了達到準時完成的快貨」,雖然最新建設不是「頹垣敗瓦」,他們都是「標準品質」,但仍然與貴方一流水準有極大距離,所以本社希望貴方不要因為本社「快速完成的標準品質」的建設速度比貴方「需要長時間完成的一流品質」而感到沮喪。

- Thomas Lai,2017年4月4日
陳生葡萄序列圖

啄木線通車典禮

由於 Him 的加入,搞鐵開始嘗試加裝排版,起初在 BCS 進行測試,將要帶入搞鐵時 Nazca 表達若以動用最小資源之方式,他可同意加裝排版。

然而,2017年4月9日搞鐵啄木線通車典禮約晚上9點22分後,納斯卡計劃負責人(NicholasP_Wilde)於伺服器官方 Discord 群組表示搞鐵的月台吊版「排版不置中」及「耗用大量伺服器資源」,又揚言納鐵的通車典禮出席人數可與搞鐵通車典禮匹敵。納鐵當場甚至進一步宣稱會興建東義忠綫[註 16]與搞鐵競爭,此舉造成大量搞鐵工作人員反感,諷刺啄木線通車典禮猶如納鐵之「新綫發佈會」,並萌生9月1日退出納斯卡計劃的念頭。

此後 Him 向 Nazca 直接質詢,並與 N 講明白說其應該檢討自身之行為,導致後來衝突暫時和緩。

典禮後爭議

在這樣下去,遲早我們都會被反N派認為跟他們是同一類人。
~ 正常人群成員,4月12日

同時於4月12日13日期間,Victor Lai 認為納斯卡鐵路正在進行「造神運動」,並引出先前網友於 Youtube 發出之「Hypernova 月台閘門測試」被納方人員圍攻抄襲,逕指納斯卡為中央集權,導致當時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玩家反感。然正常人群內亦對於V生之言論進行反駁,強調自己方也有時常批評 Nazca 之作為,並將九一事件必定進行的情緒抬升。

當晚,哈城鐵路為進行退出準備,將鐵路名更改為「旭日鐵路 Sunrise Railway」。

第二日,KhSuen 在納斯卡計劃閒聊群大膽發出反 N 言論[參 11],言論內指 Nazca 類似於中共獨裁行為,同時引起 TerryOrange 等人物之正反意見襯托,也出現自稱支持者而批評發文者「亂批評」之人士,引起正常人群內大量討論,一度討論將 Kh 拉入正常人群,然最後被否決。

搞鐵於4月18日於自身專頁發表自己之廣播包,裡面由於包含普通話(北京話)之錄音,被許多玩家評為比納鐵廣播包好,事後被 Nazca 得知後在閒聊群表示他不會再錄任何廣播。

次日,Nazca 又在伺服器上表明可以與搞鐵共用廣播包,然而此反覆舉動被正常人群質疑「立場反反覆覆」及「太過妒忌」。

4月20日海龍鐵路正式成為第五個大尺度鐵路,並發布西城線等計畫。

4月26日,原先在啄木線通車典禮上宣布的東義忠綫公布資料,此外,Nazca 亦表示自己啟橫水綫只是為了與北陸線競爭,而被質疑。

其實我本身唔想起橫水綫,不過嗰時想同 KTR 北陸線競爭。
~ Nazca 在閒聊 Messenger 群表示。

因為此事傳出,加上先前造神爭議之推舉,正常人群內傳出由中共梗圖改編之「PN 就是」,來批評現在的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 一推舉 KTR 就是瘋子
  • 一討論 NR 就是鬧事
  • 一揭露內部秘密 就是造謠
  • 一理論 Nazca 就是煽動
  • 一批評 NR/N 就是顛覆
  • 一提 UR 就是賣國
  • 一提其他伺服器 就是分裂
  • 一不關注 NR 就是精神病
  • 一構想與 N 意見不合的東西 就是抗法
  • 一反對 就是暴亂
  • NR 一無人支持 就是違法
  • 還一直追問人民幸福不?


爆發

和食屋事變

得啦!我承認系 KTR 太過分,我唔應該噉樣擴大勢力,搞到所有人甘。我宣布 KTR 停止發展。
~ PK 發表於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Whatsapp 管理群組,4月30日

2017年4月28日,Nazca 於他的社群網站發布以下貼文:

我只知一件事,我唔會去入哋有佢哋自己鐵路嘅伺服器起一個規模更大掛我名嘅鐵路。

- Nazca Wilde,2017年4月28日

回覆:

  • Johnson Chong:不過我覺得合作就唔同講法。
  • Nazca:好多嘢表面上嘢係「合作」,但係變相不斷磨滅自身嘅特色。
  • Johnson Chong:獨立地合作,例如不同路線。
  • Nazca:有時唔係功能上呢個問題,而家佢嘅地方特色,除非佢一心情願冇咗個特色都唔拒嘅話就另計,因為人哋入主而被消失,呢點我係唔同意。


此貼文被認為是暗批搞鐵不懂得合作,而在暗相磨滅納鐵之人流及特色,而使 PK 向 RC 暗中傾訴,使 RC 加入響應此次退服行動。

2017年4月29日,時任納斯卡計劃城市世界管理員 TheMagicDoom(時稱 PeriodSquirrel)於 Facebook Messenger 群組提及海龍鐵路[註 17](龍鐵)開辦新線[註 18],而搞鐵對此計劃和其南環線造成極大競爭而表示不滿,惟納鐵發言人(NicholasP_Wilde)認為搞鐵不可以干涉龍鐵如何發展,引起搞鐵內部針對「為何龍鐵發展沒有如搞鐵一樣受諸多限制」而產生不滿。而此事也直接引起了4月30日策畫之五一事變。此外,總管理長曾在服內表示「我鍾意起嘅係鐵路,唔係城市,城市係想像出嚟。[註 19]」導致 K 派認為洛聖加市民的努力建設都是在幫 N 發展納鐵。

當 KTR 入洛聖加起鐵路,我一直都冇嘢,直到 Judy[註 20] 想起青原號我個心嗰時係離一離。我嗰時當係個別例子咪俾,但之後佢大力西城群島,仲要一日一個站嘅級數上,之後仲要加埋排版、廣播、離站程序,程序上到官方鐵路咁嘅款,咁樣遲早落去啲人寧願要 KTR 唔要其他鐵路;另外我喺洛聖加原本想輕輕鬆鬆起下我想起嘅鐵路,但近呢幾個月嘅發展搞到我失晒重心,啲速管開始盲起,又要整個我唔鍾意嘅橫水綫嚟保持 NR 嘅地位,已經令到 NR 變晒質,我愈起愈唔開心。

- Nazca Wilde,2017年4月29日

(粵語翻譯:當 KTR 進入洛聖加發展鐵路時,我一直沒有這個心態,直到 Judy 想要發展青原號時,我的心開始動搖了。我那時候將這個視為個案就給准了,但之後他(開始專注發展)西城群島,還要是一天一站的等級,之後還要加裝排版、廣播、離站程序,程序上達到了官方鐵路的層級,這樣遲早玩家寧願要 KTR 而不是其他鐵路;另外我發展洛聖加原本是想輕輕鬆鬆的發展我想蓋的鐵路,但最近幾個月的發展搞到我完全失去重心,速管鐵路開始亂起,又要建造我不想建造的橫水綫來保持 NR 的地位,已經讓 NR 徹底變質,我越建造就越不開心。)


事後,Nazca 之態度逐漸轉為不穩,雖然創建大尺度鐵路發展組,然 Nazca 持續在群組內批評搞鐵發展速度太快,使搞鐵成員向 ET 詢問 Nazca 近況如何,而回覆說搞鐵發展超越納鐵一事,已經成為 Nazca 之心結無法放下。

  • Tu: Wanna check out Coldland Bay Station first :P
  • Nazca: To get inspiration?
  • Tu: Of course not...

---

  • Nazca: 得,冇問題,永遠只會有我犯錯,你哋啱哂

---

  • Nazca: Be positive, be positive... is not that easy than you think.

---

  • Nazca: 呢個速度唔放慢,我恐怕唔使一個暑假洛聖加已經同 KTRU 冇分別

---

  • Nazca: 好,我放棄洛聖加市長呢個銜頭


當晚,由於 RC 之推撥,由 Hugo 所私下經營之宮水伺服器得知九一事件計劃,並同意參加,搞搞鎮方順勢與晚間於 Discord 6.1 號群密會宮水負責人,並策劃完工在納所有項目[註 21]後於9月1日正式離開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宮水伺服器時任副服主 Annie(於事件中改名為 Juliet)隨後在其個人 Facebook 檔案中宣洩對於納斯卡計劃的不滿。

自那一個洛聖加都城
有一如暴風雨的人
他為都城的一切都進行制定
他既作為一國之君
應該為都城各位爭福
但是他卻為了自己
把其他人陷入困局
還把其他競爭者打擊至麻痺
表面上就如一個和諧的人
但內裏就是路西法
驕傲自大,以為自己可以操縱各個社群
行事就如辣椒班潑辣
我們不能擁有如此的獨裁者
究竟市民們何時能把這獨裁者推向死亡呢?


隨後此貼文被 Nazca 得知,於遊戲中,N 坦言說傳聞 K 派想要他去死,他順應要求,如果 K 派想要 KTRU 回到他們手上的話,他會遵守約定。此事被 PK 得知後導致 PK 當晚情緒不穩,並開始懷疑有內鬼的存在。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員對話紀錄(節錄,4月30日):

  • Nazca:我臨時動議彈劾總管理長
  • Nazca:You need a better leader
  • CTRLee:點解?!
  • <電話號碼 A[註 22]>:又做咩
  • Nazca:噚晚被圍攻嗰時,我知道我冇能力令玩家團結
  • CTRLee:尋晚發生左咩事?因為我上左深圳所以唔知
  • Adrian So:無能力團結,唔代表無資格做
  • Adrian So:人始終都係自由意志,有時唔去跟住同一個方向走都可以理解
  • Nazca:#永遠做防守方
  • CTRLee:你仲有我哋成班 admin 同你共同進退
  • CTRLee:話時話 RU 又嚟踩場?[註 23]
  • LMY:我諗不是 UR,而係自己友(估計係。。。)
  • Adrian So:咁係邊個呢可?
  • Nazca:不過試下俾 KTRU 管理一陣洛聖加
  • Nothing:你係咪傻咗
  • PK:其實我想講究竟關我咩事?,我乜都無做過點解要賴落我都?Okay,你唔鐘意 KTR 咋咩,我自己解決
  • PK:反正 KTR 搞到犯眾憎
  • Nazca:我幾時講過「唔鍾意」?
  • PK:你只係覺得我係度只會令你唔高興,冇心機起 NR,既然係咁我咪解決左佢,重拾你高興囉
  • Nazca:初頭兩個月你喺入面發展我係仲未有呢個感覺
  • PK:你知唔知你琴日講咗啲乜嘢?「Watch out their supporter」
  • PK:咩意思?
  • Nazca:受眾應該聽晒兩邊再作判斷,嗰時我唔想喺未講我呢邊嘅見解嘅時候啲受眾聽咗一邊講就當事實嘅全部
  • Nazca:噚晚你哋都有人想我死,我而家就企我間中學喺冇欄杆嘅邊緣
  • Nazca:唔係我自殺,只係「順應民意」
  • CTRLee:大鑊
  • Nothing:冷靜啲
  • PK:痴線?邊個話要你死?
  • Nothing:對號入座
  • WYN:你覺得呢
  • Nazca:請問除咗我仲有邊個?
  • CTRLee:我認識嘅 N 鐵定唔會係咁
  • Nazca:據排除法篩剩我一個
  • Nothing:PM?
  • PK:條命你自己嘅,自己決定
  • Nazca:好,再見
  • CTRLee:我所知道嘅 N 鐵定唔會係咁

由於已經確定大批人將會於9月1日離服,先前尚未完成之搞搞鎮鐵路聯盟之爛尾項目在其後即刻復工,而「搞搞鎮納治時期」一詞也在此時出現,諷諭在納斯卡計劃管理下,搞搞鎮之衰落與不公。

退服計劃敗露

現在我不需要你他媽的佩服,我把它還給你!
~ PKNazca,搞鐵的遺書

2017年4月30日宮水伺服器管理員、並任納斯卡計劃副管理員的 Countre852 爆料「反 N 派及挺 N 派及九一事變資訊」給納斯卡計劃負責人(NicholasP_Wilde),且同時納斯卡計劃主群直接更名為「PN 搵嘢講 之 點解九一,唔係五一?[註 24]」,此事直接引起 Whatsapp 群組及主群熱烈討論,並使鬱金香運動提前四個月執行。在此事件與搞搞鎮方有瓜葛的新手指導員 Nothing_Here_ 經過斟酌因要繼續幫助發展東南洲,亦表示挺 N 心態[註 25]。此後參與事件之17人分別將自己的常設公司關閉,島嶼則停止發展,且一度造成洛聖加發展停滯。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員群組(節錄,4月30日)

  • Nazca:我已經收到風有一個新 Server,宮水 & KTRU 個風話會喺九月一日倒 PN:成員個風話有 pkRangertutuhugoWYNHonokaRCJKFinnick
  • ET:點解會有我份
  • Nazca:個風講……我冇做加減
  • LMY:情報來源在??
  • ET:我喺度作出嚴正聲明,我係 *從來* 冇應承過
  • RF:倒 PN?咩意思?
  • ET:亦都冇人搵過我
  • CTRLee:KTRU 都反?!
  • Nazca:佢哋咁講,我冇加自己意思或者意見上去
  • CTRLee:咁好嚴重
  • Adrian So:你可唔可以唔好邊個都信
  • Nazca:個風係俾證據我睇,我好難唔信
  • RF:佢地反我地 PN 官方? 咁都講得出?
  • Adrian So:證據,攞出嚟
  • RF:究竟我有無理解錯誤?
  • Adrian So:無嘅話 我會覺得係有人空口講白話
  • RF:連 R 同 WYN 同洋都入埋....
  • Nazca:線人喺一個 Messenger 群組
  • LMY:真係要去消化一下。。
  • Adrian So:你不如講出嚟 我要親至問下係咩事
  • CTRLee:Ranger 肯定唔會,但我唔排除
  • Nazca:不過我叫線人唔好 cap 圖
  • Nothing:睇黎某個人真係傻9咗
  • Adrian So:咁即係得個講字啦......
  • Nazca:你可以唔信
  • Adrian So:反社會人格障礙啊 (開始有咁嘅 feel
  • CTRLee:唔 cap 圖係咪廢時大家疑神疑鬼?
  • CTRLee:我一定可以排除
  • Adrian So:但係唔 cap 就更加無人信
  • Nazca:咁樣就睇「大限」嗰日發生咩事
  • Adrian So:好啊
  • CTRLee:有冇新 ser 嘅 ip?我要去親自調查一下
  • Adrian So:你再係咁多 Q 疑嘅話 我就更加無可能改變到佢地
  • Adrian So:仲有 我好質疑哩個“線人”嘅可靠性......
  • CTRLee:不如咁,我親自去佢哋 ser 度調查一下然後再同大家回報
  • Adrian So:比入咩?
  • CTRLee:我比較低調,應該可以

經過風波後,搞搞鎮方開始徹查洩密,在此期間 RCCoreCountreNgman 等四人有合理兼可疑行為而被質疑洩密,後來更調動所有人與 N 的聊天紀錄徹查。在此期間因為 PN 一方的挑釁,搞鐵決定發出搞鐵的遺書來宣布撤資洛聖加。

各位市民,對不起。搞鐵要走了。我們在洛聖加真的很苦!各位,我們今天的選擇,也是某自稱市長的人替我們選擇的。當初說什麼大尺度、共同合作,到了今時這刻,N 鐵也只會因為我們的存在而害怕失去自己的地位。如果這樣,那麼我不如自行退出,免阻住地球轉!記不記得啄木線通車典禮?他完全無視這裡是搞鐵為主角的場合,不斷發布自己的大計,還在批評我們的排版,多麼好笑?「我真係好佩服 KTR」是你自己說的,現在我不需要你他媽的佩服,我把它還給你!現在我們要走了,反正也沒有人會傷心的。


搞聯玩家在亞羅拉興建的納斯卡墳墓

當日,PN 主群爆發離群事件。Adrian So 本想叫停玩家不好離群伺服器,然 Nothing 逕直將主群名稱更改為「AdrianSoMC 冇權叫人唔好走」。此事件包含副帳共15人主動離群。而 RF 於隔日發起剔除 KTRU 在群組中人的,至少剔除4名帳戶。晚間眾多人在 Gab 邀請下來到亞羅拉伺服器移民[註 26],並自行建造「納斯卡墳墓」慶祝離開納斯卡計劃的喜悅。

因在官方群組已經暴露計畫,得知此事的 Adrian So,與事發當晚威脅 RC 必須在離開前完成破盾洲分流灣邨,否則將會拆除。此事傳聞至搞搞鎮方群組後被眾人認為是恐嚇,ASo 變為封鎖目標,並開始有憎恨的行為出現,並演變為搞搞鎮方認為納方質素越趨低質的導因。此外,五一事件聲明稿發布後,Adrian So 即表示願意接替城市世界職位,因為此事件而被戲稱「貪權」,Nothing 也在日後與納斯卡計劃總管理長表達其不適任,此玩家於後來接任納斯卡計劃管理員後就被免職。

PK 於 Facebook 當晚所發出的貼文 〈視網膜〉[參 12]

你曾經是我眼內最珍貴的東西
現在
他已經變了

現在
我眼內最珍貴的事物

是視網膜。


五一事件

2017年5月1日Tutuw002 於當時時間00:02分代表諸五一事件參與人士發布「退服連署書」。當日共有17人遵循此聲明離服,搞搞鎮國定此日為重光紀念日,又名五一紀念日

五一事件退服聲明稿[參 13]


【聲明】

相信呢到某啲人都已經知道我地會離開呢個 Server:係,我哋會離開呢個 Server,並且唔會再返黎。

講下我自己先:我喺二零一六年三月入 Ser,見到納鐵好犀利,可以起到咁多咁靚嘅站,我真係覺得好佩服。

仲記得入 Ser 幾日之後我攞到發展鷹洲嘅權限,我覺得好開心,可以俾我一個起嘢嘅地方。我最記得嘅係當時我起緊鷹洲購物中心,而我就問 Nazca 可唔可以幫我將個地板 //set 155。佢最後幫咗我,我亦都覺得好開心,佢可以放低佢手頭上嘅工作嚟幫我。

一兩個月之後,我同其他西城群島嘅島主入咗西城群島嘅 Messenger Group,我好開心,因為我可以近距離接觸呢個 Server 嘅 Owner。

可惜,經過呢一年經歷過嘅種種事情:ELS 事件、各種內鬼事件、Finnick 事件以至而家嘅 KTR、SDR 事件,我終於明白:我哋喺 LS 發展,唔係為自己,唔係為其他玩家,係為咗 Nazca,幫佢發展城市;亦覺得 Nazca 對人待物嘅態度唔係好恰當。

Nazca 本人曾經講過:城市只係我虛構出嚟,我鍾意嘅係 NR,唔係城市。呢句話令我覺得好遺憾:原來我哋喺度起嘢原來係間接幫助緊 NR,而你自己係好少甚至係完全冇搞過任何城市發展。呢件事係我哋走嘅主要原因,我哋接受唔到原來我哋用好多心機起嘅嘢,係間接幫納鐵做啲“善後工作”,係好過份嘅一件事:我哋寧願你開嗰單人世界自己起你夢想嘅嘢,都唔好當我哋係你嘅工作人員。

仲記得啄木線通車典禮冇?嗰陣應該係一個慶祝 KTR 路線通車嘅典禮,但係我同埋其他人係覺得個陣已經唔係 KTR 嘅典禮,已經變質成為 NR 嘅新綫發布會,更加係咁批評 KTR 整吊板“唔置中”、“用咗好多位”。呢個行為令到我同其他 KTR 嘅工作人員好嬲,唔係一個尊重人嘅行為。尊重人嘅公司係唔會係股東大會上宣傳自己嘅公司未來嘅發展係點,更加唔會無啦啦批評對方公司嘅錯處。

我哋入呢個 Ser 嘅目的唔係為咗批鬥人,唔係為咗學咩人生道理,而係為咗娛樂。而家呢個情況係同我哋入 Ser 嘅初衷完全唔同,為咗專注於現實生活同埋唔想再牽涉喺任何鬥爭,我哋選擇離開。 希望我哋嘅離開會令到你改變,唔係為咗我自己,唔係為咗我哋離開班人,係為咗你,Nazca 同埋你所有玩緊呢個 Ser 嘅玩家。

納斯卡計劃前玩家/管理員/新手指導員
tutuw002 (Wan Yu Lok)
pk007007ispk (Thomas Lai)
hugo_middle2 (Hugo Chan)
Ranger728 (Adrian Chan)
GaberPlaysGame (張景洋 (Gabriel Zhang))
Juliet8964 (Pacart Mooas Nessier)
CoreIsHeart (連俊樂)
mtrD359360 (衛以諾)
JKJKJAY (Jay Teols)
GCHK_HimStore (梁謙記)
chardy_newstart (Chardy Lee)
HoganLee (Ka Lok Tsui)
oscarkwong567 (Ngo Oscar)
EdwinGZ679511C (Edwin Kwong)
Reagan_214 (Reagan Chan)
DaOrangeStoneOre (Enoch Chui)
Mr_DragonLung (Honoka Lung)
聯署

1/5/2017 A.D. (本文粵語翻譯:


【聲明】

相信這裡某些人都已經知道我們會離開這個伺服器:是的,我們確實會離開,並且不會再回來。

我先講我自己好了:我是2016年3月進入這裡的,見到納鐵那麼的厲害,可以建造那麼多壯觀的車站,我那時真是好佩服。

我還記得我當時拿到了鷹洲的發展權限,我覺得好開心,終於有一個給我建造的地方。我最記得的是我當時起的鷹洲購物中心,而我就問Nazca可不可以幫我的地板//set 155。他最後幫了我,我都覺得很開心,因為他可以放下手頭的工作來幫我。

一兩個月後,我與其他西城群島島主加入了西城群島 Messenger 群組,我好開心,因為我可以近距離的接觸這伺服器的服主。

可惜,經過一年來種種的事情:ELS事件、各種內鬼事件、黃生事件到現在的KTR與SDR事件,我終於明白:我在洛聖加發展,不是為自己,也不是為別人,而是為Nazca,幫他發展城市;亦覺得Nazca對人待物的態度真的很不恰當。

Nazca本人曾經講過:城市只是我虛構出的,我喜歡建造的是NR,不是城市。這句話讓我覺得好遺憾:原來至今我們起的東西都是幫Nazca建造NR,而你自己也很少,甚至根本沒有參與城市發展。這也是我走人的另外一個原因,我接受不了我所起的心血都是在間接幫納鐵做「善後工作」,是好過分的一件事:我寧願你自己開個單人世界自己起NR,都不要讓我們當你的工作人員。

還記得啄木線通車典禮嗎?那應該是一個慶祝 KTR 路線通車的典禮,但是我與其他人已經認為這不是通車典禮了,而變質成為了 NR 的新線發佈會,更過分的是還批評 KTR 的排版不置中、用了好多空間。這樣的行為讓我與其他 KTR 工作人員非常的生氣,都不是一個尊重人的行為。尊重人的公司可不會在別人的股東大會上宣布未來的發展,也不會在那裡大剌剌的批評。

我進入這個伺服器的目的不是為了批鬥人,不是為了學什麼人生道理,而是為了娛樂。現在這個情況與我入伺服器時完全不同,為了專注於現實生活且不想再干涉於任何鬥爭,,我選擇離開。

希望我們的離開能夠讓你改變,不是為了我自己,不是為了那些與我離開的人,是為了你,與所有遊玩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玩家。

納斯卡計劃前玩家/管理員/新手指導員
tutuw002 (Wan Yu Lok)
pk007007ispk (Thomas Lai)
hugo_middle2 (Hugo Chan)
Ranger728 (Adrian Chan)
GaberPlaysGame (張景洋 (Gabriel Zhang))
Juliet8964 (Pacart Mooas Nessier)
CoreIsHeart (連俊樂)
mtrD359360 (衛以諾)
JKJKJAY (Jay Teols)
GCHK_HimStore (梁謙記)
chardy_newstart (Chardy Lee)
HoganLee (Ka Lok Tsui)
oscarkwong567 (Ngo Oscar)
EdwinGZ679511C (Edwin Kwong)
Reagan_214 (Reagan Chan)
DaOrangeStoneOre (Enoch Chui)
Mr_DragonLung (Honoka Lung)
聯署

1/5/2017 A.D.


搞鐵終止發展通知書:

親愛的搞鐵擁躉們好,雖然這是一個令人灑泣的決定,但我們已經決定終止發展。本社轄下的員工團隊已經解散[註 27]

雖然搞鐵服務會繼續營運,但不會有任何管理及新動向,所有管理及修復要求我們一律不會受理。

現在搞搞鎮國立鐵路(洛聖加)已經是無管理者狀態,我們亦懇請其他鐵路公司或管理公司,請勿擅自或以任何形式「接管」本社的任何結構(除兩座旗下寫字樓及商場建築撥歸政府所有外),因為這是違法的。

最後,我們衷心感謝各位市民及支持者陪伴我們度過這段日子。 珍重再見。


後續有更多人發布獨立退出聲明與各事項交接事宜。

此事引起主群譁然,ON9_Ice_CUBE 等人亦表示納斯卡計劃為「獨裁政府」。前管理員 Xexeron 認為 N 並沒有記取上次事件(三火洲爆炸案)的教訓[參 13][註 28]。有人認為搞鐵擅自離開沒有顧及到洛聖加市民的感受,有人認為納鐵近日表現確實有引人發怒的行為,甚至有人私下追隨五一事件退服。

晚間,經過連日調查後,Countre 被查出洩密給 N 關於九一事變的事,當日被去除宮水伺服器職位並封禁。同日晚間,負責人(NicholasP_Wilde)發布道歉聲明,並以此為鑑,加強改進。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負責人回應五一事件聲明稿[參 14]

【置頂 Pinned】5 年 10 月 1 日 相信大家都知道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很多人眼中最不想見到的情境也出現了。
在過往的日子,我一直為到自己的夢想:建造屬於自己的鐵路而周圍覓遊戲,沒有一個地方能夠滿足我的要求,直至我尋得 Minecraft 這個遊戲。這個遊戲提供了我的一切所需,於是我不斷在遊戲中建造鐵路,甚至我利用伺服器、視它為工作的一部分,一做就五年有多。
非常可惜,過往的日子之中,雖然我堅持實行我的夢想,但一直都未有認真,我指真的認真的,站在其他持份者的角度思考。我可以這樣想:這個伺服器是由我創立,由我出錢,為甚麼我不可以完全控制本身我所擁有的東西?
百般的理由不斷衝擊我的頭腦,永遠以為自己有很多道理,好讓我個人想成就的事件不會被阻撓,導致前日,及以往數年間發生了種種不愉快的事情。由前日發生的事,表面上看來我未有任何反應,實際上我內心黑暗的一面,已經遭到史無前例的「核爆」。
我知道在這一刻以後,若果我要為這些事進行解話、說苦衷的話,一定會引來更大的衝突,因為我做這些事的時候,只會證明我還在堅持自己做過的事是正確的。粉碎了黑暗的一面,如今我醒來,我回望我做過的事,原本都只是為了自己,錯的不是一次,已經數之不盡,最遺憾的事連我自己做錯了的事也不願意接受。
我已經知道為時已晚,後悔都已經接近沒有用處可言,因為我可說是「誠信盡失」,我一定會承認這點,但是我仍然會為我過往做了的錯事,做一些不應該做的事,亦都是聖經十誡中的第十誡而感到抱歉:妒忌。妒忌令我失去理性,令我只是因為保住自己或自己喜歡事物的地位而拒絕分享這個地位給其他人,我以為是理所當然:「河水不犯井水」,但現在我明白這句根本不可以套用到這裏,CTRLee 不斷向我講解一些現實成熟的鐵路網絡如何競爭,我終於看出它們不是「競爭」,而是「共榮」。
雖然很多人應該不會相信我會改過,但我會深切反省我過往做過的一切事,尤其是不應該做的事和一些不應該出現的思想,為了不讓自己故態復萌,我會將這篇文章置頂,每當我經過此社群時,我都要為我寫過的和做過的事提醒我不得再犯。我不會以關閉伺服器和辭職等消極手段了結所有事,我要在這些錯誤中學習,社群和伺服器成長至今的重心應該要與時並進,不是為我自己一個,而是整體。


本篇文章曾持續置頂於該伺服器 Facebook 官方主社團約十個月,現時已因為2018年香港 Minecraft 伺服器連續遭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事件被取消置頂。

當日事件爆發後,K 派人事被踢出納斯卡計劃伺服器之 Messenger 閒聊群組,同時 RFHysan 事件之叛亂罪怪於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上[註 29],引發退出人士不滿。

後續

爭議與事件

玩家對於五一的評論

當時各玩家對於五一事件的評論
對五一持正面評論(大多數為當時 PN 玩家):
  • Oma:希望你哋可以記得你哋嘅初衷......
    • Adrian So:佢地咁 naive,算吧,Ha。
    • Orange:希望你哋可以記得你哋嘅初衷,希望你哋可以記得你哋當初開伺服器嘅宗旨,希望你哋為你哋自己做過嘅嘢負責,希望你哋可以記得你哋當初做過啲咩,各位都為自己嘅伺服器而努力,睇下邊個倒台先。
    • Ranger:我地嘅初衷係想喺 server 度玩得開心。(呢個 server 宗旨都係想玩家玩得開心啫),但係升咗做管理員之後,我開始感受唔到嗰種開心,玩呢個遊戲嘅樂趣。依家,我已經頂唔順,決定要搵一個新嘅地方發展。有緣再見。
  • Ho Man Leung:衷心希望你哋可以返嚟,冇咗你哋嘅 PN 唔係完整嘅 PN。
    • Tszkin:其實而家嘅 PNS 已經係唔完整。
  • Lei Ka Ming:你地放心,我會繼續保守你地嘅夢想。
  • Hoi Hong Billy Tang:我決定加入呢個聲明,並決定退出納斯卡伺服器。幾個月前,我無意中因為納斯卡鐵路和洛聖加的城市發展而加入,希望可以為洛聖加的發展略盡綿力,但 Nazca 近日的言論與本人加入伺服器嘅初衷背道而馳。基於理念有異,分開係唯一選擇。君子分手,不出惡言。希望各自共同努力。
  • Terry:我完全贊同該聲明,呢個 server 有好多問題喺管理層唔知嘅,又有插件可以喺玩家 World Guard 區自行 World Edit,不過就係冇人理。記得一開始 PNS 還是好好的,沒有甚麼大問題,玩家和平地發展。但是現在大部分 admin 像一看到 “admin~” 就驚到心都離一離(請勿對號入座),完全乜都唔理,好似乜都冇發生。(講嚟都晒氣,所以我就講到呢度,其他就要你哋摸索)總之,大家有緣再會,不論喺其他 server/我個server 都好。byebye!
  • 郭志亮:戴定頭盔先:由於我冇出席通車典禮,所以我對當時嘅事事就不作評論啦。我個人覺得喺陳生眼中,啲「城市」有同冇係冇分別嘅, 只不過係佢嘅「夢想鐵路」入面嘅裝飾品啫。但我肯定佢完全冇諗過,其實城市先至係一個世界最重要嘅部分,假如果嗰個地方冇城市嘅話,你搭到過去根本冇意思。 而佢亦甚少接受一啲創新嘅提議,我認為呢個都係佢失敗嘅其中一個原因。不過點都好啦,我暫時都係唔會走嘅,因為我希望佢可以改過帶來一個改變。我亦都期待喺第日再見到你地!
對五一持負面評論(大多數為當時 PN 管理員):
  • Adrian So:咁唔想玩,仲唔退群?
    • WYN:退唔退群由你決定架咩
    • Adrian So:口田大心[註 30]
  • TLegend:睇你個人點睇 lor,我想問你起野間接幫助緊 NR 有咩問題?而家 nazca 有迫你地工作?Nazca 提供一個平臺卑你地起想起既野,難道佢自己就唔可以起自己夢想既野咩?selfish. 你地系 LS 起野為邊個睇你自己點睇,我就從來都冇話凈系為 Nazca 既。冇搞過城市發展?鐵路唔系城市發展一部分?Plot database? Galaxy Place? 重生公園?批一大堆 WMA 申請?好多幕後既野你地睇唔到,或者選擇性被忽略,你地就當佢凈系顧 NR,冇理城市世界。城市發展系好需要一群玩家幫手先得嘎,但好遺憾你地咁樣諗,咁樣做。道不同不相為謀,如果你地系要名利同無上限既自由度,歡迎離開。我就拭目以待。我系呢度過得好開心,我會堅守。
  • Lok Man Lau:我不是要說樓主壞話什麼的,畢竟可以自由選擇人生的道路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但有些人真的很不要臉到看了實在讓人感到噁心,沒什麼好說的了,沒必要讓 Nazca 多看兩眼你們這些噁爛的傢夥。
  • CTRLee:事到如今我唔出嚟回應兩句我係對 Nazca 乃至所有玩家唔住。如果您哋覺得 N 對你哋唔住嘅,fine,我無話可說。但係今次事變之中 N 喺幕後承受嘅壓力有幾大你哋又知唔知?唔怕同你哋講我其實可以一走了之,但係念著我同 Nazca 多年之交情我選擇同 PNS,乃至係 Nazca 共同進退。
    • Adrian So:我就唔似 CTR 咁講道理嘅,我亦都唔係好識尊重人嘅人,所以我對果班自以為是嘅人都無話可說,惟有衷心希望你地唔會第時比人咁樣搞番轉頭啦吓。邊個抽人後腳咁無品嘅行為我係唔會做嘅
  • Kata:事到如今,作為一個幫呢個 Server 出一分力既實況主,我不得不對這件事作出評論。老實講,起初我係因為 NR 而加入呢 個Server。同 Nazca 相識既一日,佢比機會我去擔任呢個 Server 唯一個實況主,曾經呢度有好多我熟識既朋友,但因為分化事件而離開。我曾經我比人煽動過離開呢個 Server,雖然我當時係離開左,但我既心反而叫我堅持到底。唔好問我點解我呢個實況人才唔好好出去見世面反而留係呢個 Server,因為呢個 Server 係大家辛苦之下而成立到如今。唔好話我係護主犬,佢比我有屬於自己既拍片時間,比機會我去發展 KR,甚至比權力我可以拍屬於佢既 NR 行車片段【曾經我埋怨過佢搶我飯碗,不過我冇記仇,後來仲去到一齊合作拍 NR 行車片段】,我睇唔到佢有任何限制我既地方,就算我係呢個 Server 既年資大過你地好多,唔通你地就因為不滿太多限制或更多的名利就唔妥 Nazca 甚至放棄呢個Server?唔係 Nazca 唔聽人講野,係佢自己都想有很完善既解決方案,當初 Server 升1.11既時候,你又問過佢唔驚有好多 Bugs 咩?佢就答:所有事情都預先準備過,否則就唔會升。就算呢個 Sevrer 發生咩事,我都會盡我可以幫到既去幫手,唔會因為小小事就 Quit Ser。更加無人可以成功煽動到我既心離開 Server,因為我唔會因為所以事件而放棄卡鐵,卡城,飯碗,我既機會,同拋棄我既朋友。
對五一持中立評論:
  • Kh:This is the result of PNS? 好彩我一早唔撈,唔聽我講招致眾叛親離。
    • WYN:年年都有人走架啦,根本屢見不鮮,上面保 N 果班遲早都係走。
    • Kh:今次抵死。
    • Lei Ka Ming:你逼我地?
    • WYN:其實唔關佢事,不過我夠膽講佢之前嘅言論係符合現況。
  • Xe:兩年前管理員們簽署的聲明,兩年後終於到玩家們簽署的聲明。然而管理員們簽署的聲明已經被刪掉了,而這表示了有人完全毫不理會讒言,最後明年今日又再犯同樣的錯誤。
  • Jeff:印證咗分化其實係全部人嘅問題,包括我在內。離開咗嘅,未離開嘅,未加入嘅,準備離開嘅,準備加入嘅,啱啱加入或離開嘅,全部都係分化嘅一份子。證明人與人之間嘅完美關係係好難達成,尤其是要 100-200 個人或以上嘅數量。其實我想帶出嘅,係要我哋全部人改變,唔好再企響自己嘅立場之下。假如 PNS 其實係為全部人而建立,以城市規劃為重點,以人與人之間嘅關係為良好標準,其實 PNS 係會美好。但係人與人之間永遠會有矛盾同爭拗,永遠唔會長久地美好。但係我哋唔可以以離開或者企圖置身事外去逃避責任。我知道有人覺得自己響 PNS 中已經係 0 地位,0 價值。其實我哋向現實,咪又係有機會成為 0 地位,0 價值嘅人,唔通我哋自殺去逃避?
    • WYN:PN 係一直都可以改變小學雞,令佢地變成熟,令佢地信服 PN,但係佢一直改變唔到自己。
  • Lei Jelawat:我覺得做工人無所謂,但我覺得 ser 好多限制。。。
  • Tszkin:一陣狐狸打流言就可以插爆狐狸。
  • Cinoz:#Ser 唔係淨係得洛聖加 #純生存世界呢喂
  • Jeff:一早計劃……明白……Bingo。
  • Karson:以前我做咗駐服實況主,都係因為疏忽咗次,就已經被 Nazca 刪除咗……我都感受唔到開心呢樣嘢究竟喺邊 lol…
  • Nothing:我並唔會走。但係,我走嘅嗰日,就會證明 Nazca 冇得救![註 31]
  • TsuXat:基台洲島主聲明: 由於搞鐵目前於伺服器處於暫時退出狀態,搞鐵路線圖將繼續發展成洛聖加西北部地圖。 基台洲將繼續處於平穩發展狀態,惟本人將考慮申請協助打理洛聖加其他地區修補工作,以分擔眾玩家於伺服器內的義務。 我相信市長只是偶爾犯錯,我會提供適切協助,令市長成為經驗豐富的管理學人才。 自昨天上石江的場景,我是更欣賞 N 於處理危機時的能力與耐性。我相信他有容人犯錯的寬宏,更相信他會為了屬於我們的樂土而不惜一切為大家做得更好。 僅希望大家能互相鼓勵,積極樂觀面對今日的 PN。
  • Sunny Au:我見到今日咁,我自己都唔識做。由凌晨望過一眼就知今日大鑊。由一大朝早,事件發展左一日。我唔肯係事件出聲;我自己都不停諗緊。自己係 Minecraft 玩左5年,起左城市兩年。自己有冇盡過我係 Minecraft 界嘅責任呢......我見到好多人好有心,自己卻係 Minecraft,係生命吾盡力,甚至係冇盡過力...我係呢度,甚至係其他 server,有盡過我嘅責任咩...今日絕對無一個 Party 得益。點解我哋唔嘗試下一齊修補傷口呢....過去已成過去,有人同我講過,“將依家呢刻當作起点(sic) 由呢刻重新黎过(sic)"......Nazca Vulpectius Wilde,你記唔記得,2014年納鐵既口號係“夢想鋪設新鐵路”。鋪設鐵路,需要地基。以夢想鋪設新鐵路,更需要一個common dream.每個人,都對今日有唔同嘅見解。我尊重每一個人嘅選擇,同時都尊重每一個人嘅睇法。好似我未講我自己喎....我會留係 PN。我相信 Nazca。我會繼續環服大報。不過我同時都會營運極鐵同冰火公眾伺服器。[參 15]
退出者對於五一的評論:
  • WYN:呢個 Server 既本來係要令人玩得開心,但係自從升管理員之後,我開始感受唔到果種開心,就係咁,講完。


玩家對道歉文的評論

各玩家對於 Nazca 針對五一事件道歉文的評論
持正面評論:
  • Kh:反省最緊要,加油!
  • Cheung Ho Chung:加油。
  • Jack Cheung:加油呀,Nazca
  • Justin Chan:加油。
  • Nothing:放心,我知你一定會改,我先至唔會跟佢地一齊癲。我而家仲寫緊呢幾句野,係因為我相信你。希望我可以見到全新嘅陳家誦。
  • LMY:加油,支持你!不過真係要認真反省
  • Gabriel Chu:希望 la,唔好令我失望。
  • PK:殷鑑不遠,希望你真心改過。
  • Carson:支持。
  • Jeff:雖然我早前嘅言論都真係太過過火,但我仍然深信N會改過。希望個班唔負責任,就去另起爐灶嘅人會知道自己有份破壞自己,破壞 PNS,亦都知道自己嘅破壞係反而令 PNS 進步。願自己可以唔好咁過火+冰火伺服器同 PNS 可以合作。
  • Orange:世事常變。冀盼從經驗中有所領略及改變。
  • Hugo:希望你會真心改過,唔會重蹈覆轍以往嘅錯誤。
  • Matthew Don:加油
  • Lei Jelawat:希望真的能改過,不要原地踏步,要有姿態、有實際~
  • 郭志亮:做到先好喎
  • CTRLee:加油N,希望我尋日我舉嘅例子能夠啟發到你
  • Lock:希望你可以衷心改過,我諗我有機會重新加入 PNS。
  • Mason Jacques Freeman Freudenberger:Nazca,家誦者,家家傳誦。你是洛聖加創立人,希望你可以更愛洛市,讓納鐵繼續走遍城中每角落。
  • Jimmy Cheung:加油呀。
  • Angie Yip:加油。
  • 潘浩仁:加油!
持負面評論:
  • Tszkin:始終會打回原型,繼續過翻你嘅獨裁生活。


熱狗恐嚇案

當時擔任活動世界管理員的 Adrian So 在五一事件貼文下調侃 KTRU「天真」,並多次不尊重五一事件退服玩家,例如在〈視網膜〉一文下批評 KTRU,或者侮辱 K派玩家。如下方例子:

  • RC:Why are you still arguing with KTR
  • Adrian So:You have no right to talk
  • Adrian So:And also
  • Adrian So:Still wait you back to the right side
  • Adrian So:Sidr

  • Adrian So(To Edwin):Hi idiot

因為該人在與 RC 的言語中稱自己(指納服)為「Right Side」,加上其傲慢態度導致 KTRU 對於納服的管理員大失所望。此外,該玩家還在日後表明「邊個抽人後腳咁無品嘅行為我係唔會做嘅」,無恥態度瞬間讓 KTRU 玩家態度炸裂,開始以在 KTRU 放置 Adrian So 的 NPC 來進行辱罵的動作,並且在那段時間內,Adrian So 的暱稱更被劣化成為了「Asshole [註 32]」。

拉人爭議

聯合鐵路人士拉攏搞聯人士

事件發生後,由於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聲名廣大,事情很快傳到了與納斯卡方敵對或中立的伺服器耳中,其中亞羅拉伺服器於五一當天即時與搞搞鎮方建立關係,並開放搞搞鎮方成為亞羅拉伺服器之公民,後續亦有參觀活動進行。聯合鐵路冰火伺服器[參 13]大膽透過納斯卡方官方群組挖角,此舉被當時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員大肆批評,雖未成功,然幾個月後搞搞鎮方正式與聯合鐵路建立合作關係。

水搞伺服器成立

五一事件過後,由於宮水伺服器已經與搞搞鎮方建立關係,且搞搞鎮方亟需要能維持伺服器穩定運作的主機管理者,故5月2日,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被納入 Hugo 所管轄的宮水伺服器內,合稱水搞伺服器。同時,因 E 派洛聖加大典管理者出走,故成立水搞伺服器 Wiki 以協助水搞伺服器資料庫之建置。

搞鐵洛聖加接收

五一當晚,因搞搞鎮方退出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故搞鐵洛聖加無人接管。搞鐵官方正面請求任何人勿在退出後接管搞鐵,且聲稱「這是違法的」,其目的是為了防止納斯卡鐵路或其他由該伺服器管理員創設的組織侵吞搞鐵遺留資產並據為己有。但納方管理員 CTR 認為如果搞鐵未來被破壞,將對乘客不利,T 更對此聲明批評,強調接管無人管理的鐵路並不犯法。於此,搞搞鎮方認為納斯卡方漠視搞鐵的請求,擅自接手搞鐵,因此在搞鐵被完全接付前,搞鐵宣布由海龍鐵路接手管理南環線[參 16]。二日後,啄木市交通局正式成立,並於5月6日正式接管搞鐵遺留資產,並更名啄木捷運,對搞鐵遺留資產採取消極管理[參 17]

接管後幾個月,洛聖加境內針對搞鐵的破壞事件仍時有所聞,11月17日發生的海濱公園站破壞事件更使搞搞鎮民眾對於「幫搞鐵管理」的決定愈趨不相信。甚至於2018年6月5日和宜地站破壞事件中,更有人以破壞形式散播對於搞鐵的惡劣言語。

納斯卡方的發展

由於五一事件人員幾乎皆為西城群島發展人員,故在五一事件發生之後,西城群島的發展受到重挫,有些島嶼因為無島主而變為「爛尾島」,有些雖因島主在先前已經請人代理發展無受損失,但卻使城市世界管理員的發展工作量增大。

思想方面,因為五一事件有不少人與搞搞鎮方同一立場,故開始要求抗爭。在玩家的批評謾罵之下,納鐵於5月21日發布《納鐵約章》,宣布未來會在進行鐵路工程的同時注重城市發展。同日發布洛聖加建築團隊政策,開放讓多人組成團隊協助洛聖加發展城市[註 33]

此外,由於重點鐵路在這之後發展玩家褪減,故在七一事件後乏人問津,且搞搞鎮方主張拿回重點世界地圖,故在水搞伺服器出走後幾個月,重點世界便處於關閉狀態。

由於納斯卡方管理員大幅出走,導致原本留在納斯卡計劃的人士(如AsoCausewayJeff)在未通知大眾的情況下升格管理員,加上脫水三粉腸後,雖伺服器逐日回穩,但新任管理員對於出走人士普偏態度不佳,甚至在POSA 事件後成為引發七一事件的最後一根稻草。部分尚存管理員也對納斯卡方管理員的衰落感到嘆息,故湧入水搞伺服器或聯合鐵路、新世代鐵路伺服器的人潮在七一事件發生後來到最高點。

生存地圖事件

五一事件發生後,水搞伺服器保持著潛規則--已加入聲明者不得重新加入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規定,生存地圖事件時,脫水三粉腸因為違反此規定而被強行停權,此事件的發生也有違水搞伺服器先查證後處分的和平意旨,且法律不得追溯,故在五一運動期間,生存地圖事件的處分被 Yang 認為違反原則,故計劃於運動後解放政治犯,目前此政策正實施中。

由於第二次 GE 事件關係,宮水伺服器在事件發生後形同虛設,近年來有復甦宮水伺服器的企劃,目前已轉型為生存伺服器,並對外開放。

七一事件

在五一事件兩個月後,水搞方便計畫進行第二次的退服潮,此次退服潮主要針對那些在五一事件後決定退服的玩家,雖說人潮比五一少,但包含作為納斯卡計劃第三大支柱的 Oma 入內,可說至少有點影響力。在五一事件過後,Oma 與 Nth 分別於五月初、中加入,水搞方密謀拉攏納斯卡方有潛力且品格佳的玩家離開納斯卡計劃,此事卻在生存地圖事件過後先曝了光。納斯卡方雖在先前約半個月知道計畫,但未採取行動,直接導致納斯卡方的管理員對水搞方產生憎恨之心,於是引發了POSA 事件煙花事件的發生,兩者也成為水搞方與納斯卡方重要的衝突點。

以水搞方的立場,部分玩家抱持著從內部分裂納斯卡的想法,部分玩家希望納斯卡方可以以事件改進,於是向納斯卡方提出了健全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機制方案。此方案在推出一時在納斯卡方管理層造成不小轟動,時任服內管理長 TheSiriusET 開始以不合理的言語批評水搞方「退出伺服器便不得對伺服器提出改善方案」,以此為由開始轟擊前納斯卡方玩家,最終雖此方案無實施,但導致水搞方對納斯卡方尚存希望者的信心喪失,於是在七一事件發生之際,MTDMS 團隊師恩洲團隊加入七一事件[註 34]。七一雖看起來未比五一嚴重,實質上已經造成水搞方對納斯卡方的信心皆失。管理層的態度同樣可以追溯到同年8月的煙花事件,此三事件發生之後,納斯卡計劃的退服潮到此一段落。

五一運動

五一事件一周年前兩天,水搞方行政員 Gaber 在四月即有探討香港 Minecraft 鐵路伺服器的衰敗問卷計畫,因此人事務關係,計畫未徹底實施,但主和的Gaber在經歷過一年來衝突與歷史探討的洗禮後,決心於4月29日開始施行五一運動。5月1日00:02分,五一事件一周年之際,Gaber 託請 Charles Wong 協助發布來自水搞主席 PK 的官方道歉書,並以此訂定三項目標:一、緩和水搞伺服器與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長年敵對關係;二、審視水搞伺服器內部的人員行為;三、審視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人員行為。此道歉書在出爐之際獲得五一之時玩家的廣大迴響,唯納斯卡方二管理長 NET 遲遲未出面表態。導致五一事件過後水搞伺服器轉向第三種決策————開啟冷戰時期,搞納對峙時期也在五一運動的促進下告一段落。

雙方政策

思想變化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方面

搞聯伺服器內大致可分為三階段思想變化,最先於納斯卡計劃伺服器「起義」者應為E派,隨後於黃生事件Book期爭議後搞鐵高層開始跟進,和食屋事變後又與宮水合流,導致玩家思想上的跟進。由於ELS事件後提出「去陳生化」政策,搞聯在五一事件後開始學習外頭諸多城市或鐵路伺服器之技術,以 Esterlon、花見、雅音最為代表性,並於5月中開始改以城市為發展方向。鐵路方面於8月提出「搞鐵路線整併計畫」後,以Gaber提出之現代式車站為標準,8月15日建造第一個現代式車站大學站。後續亦有混合式車站復古式車站的出現。而此兩種因素的發展,導致搞聯玩家對於納斯卡計劃所謂之「夢想型」變於不能理解並接受,於是大部分玩家開始以滋事、否定批評等多重面向開始影響納斯卡計劃伺服器及其擁簇對於「現實型」之伺服器產生諸多不滿。同時,水搞伺服器成立後因不滿納斯卡計劃之「總管理長」及「POSA」政策,於是倡導和平與民主,然生存地圖事件後因制定水搞伺服器監察院水搞伺服器臨時憲法等規章條例,使此段時間成為「民主黑暗期」,直至納禁爭議後監察院暨臨時憲法暫時停擺,及隔年6月此兩者廢除後,水搞才迎來民主時期。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方面

外交

搞聯方面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於此次事件退出納斯卡計劃社群,同時於4月30日當晚與亞羅拉伺服器建立合作關係,隨後幾月也與聯合鐵路廣城伺服器搭上。此外,搞聯政策開始從內轉為向外發展,遠期計畫與台灣地區伺服器建立合作關係,並建立良好制度以擴大名聲。

納斯卡方面

納斯卡計劃社群正式解散,然而,從 POSA 事件後納方對於搞方即保持不友好態度,部分圖源流出可知納方高層時常將部分活動與攻擊歸咎於反方勢力(最常歸咎於搞聯,其次為聯鐵、創新之都[註 35]),使納方外交陷入困境。

文學作品

搞納合併前後

搞納對峙前後

冷戰前後

影響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暨宮水伺服器方面

  •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脫離納斯卡計劃,並於5月2日與宮水伺服器成立水搞伺服器。
  •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與亞羅拉伺服器、聯合鐵路成為友服。
  •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與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關係因此受創。
  • 搞納對峙時期開始。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方面

  • 洛聖加西城群島一度處於發展停滯期。
    • 包含積木排、中間洲、環邊水洲、鷹洲、暗珠洲、深湖洲、高跟洲、洞河洲、跪台洲、符杆洲、大茶排、倒三洲、單拱洲、芭拾洲、綠界洲、月台排、月斷排、脫北洲、全心洲停止發展。
    • 推土洲、破盾洲停止管理。
  •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員大幅出走。
  • 搞聯玩家對於納斯卡計劃管理員趨於不信任。
  • 搞鐵 (洛聖加)停止發展,啄木區暫時處於無區長時期。
  • 重點鐵路因無人發展而衰落,七一事件後關閉。
  • 洛聖加大典因無人管理品質曾一度衰落。

涉事人員

當時立場 當時帳戶名 暱稱 職位 備註
搞聯暨宮水 pk_HolidayBoy
  •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服主
  • 搞搞鎮國立鐵路主席
  • 時任城市世界管理員
  • 推土洲[註 37]、積木排島主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服主,主要事件發起者,日後擔任水搞伺服器主席,並獲任命為 Synercraft Network 一級委任代表
tutuw002
  • Tu
  • Momo
  • 搞搞鎮國立鐵路發展人員
  • 時任城市世界管理員、重點世界副管理員
  • 鷹洲、鷹兒排島主
  • 洛聖加大典行政員
主要事件發起者,日後擔任水搞伺服器常任行政員二級委任代表
hugo_middle2
  • Hugo
  • 搞搞鎮國立鐵路發展人員
  • 宮水伺服器服主
  • 單拱洲島主
宮水伺服器服主,日後擔任水搞伺服器主席,並獲任命為 Synercraft Network 一級委任代表
Ranger728
  • Ranger
  • R
  • 永佐
  • 搞搞鎮國立鐵路發展人員
  • 時任城市世界、DJ世界管理員
  • 中間洲島主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元老級玩家,日後成為水搞伺服器常任行政員、二級委任代表
GaberPlaysGame
  • Yang
  • Y
  • Gaber
  • 搞搞鎮國立鐵路發展人員
  • 時任紅石世界、純生存世界管理員
  • 深湖洲島主
  • 洛聖加大典行政員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玩家,時值會考而不活躍,日後擔任水搞伺服器規劃顧問、常任行政員及 Synerpedia 委任代表。
JKJKJAY
  • JK
  • 暗珠洲島主
  • 洛聖加大典行政員
E派主要發起人,日後擔任水搞伺服器規劃顧問及(前)常任行政員、(現)技術支援及 Synerpedia 委任代表。
GCHK_HimStore
  • Him
  • 搞搞鎮國立鐵路發展人員
  • BCS服主
BCS 服主,搞鐵排版改革員工,日後擔任搞鐵排版建置人員及水搞伺服器(前)常任行政員、(現)技術支援。
mtrD359360
  • WYN
  • Alpha
  • 時任城市世界管理員
資深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員,日後因開發新型插件 Minestile 擔任水搞伺服器(前)常任行政員、(現)技術支援與搞鐵閘機專員。
Reagan_214
  • RC
  • Reagan
  • 時任新手指導員
  • 破盾洲、海兔洲、根南洲島主
破盾洲島主,第一位加入事件響應之人員,日後開發雷根國並成為臨時行政會議非官守代表,再後升任水搞伺服器國家行政員。
oscarkwong567
  • Oscar
  • OKwong
  • Star
  • 倒三洲、大茶排島主
時任宮水伺服器管理員之一,於搞聯擁有奧泰
PuppY_0907
  • PY
  • 高跟洲島主
CoreIsHeart
  • Core
  • 全心洲島主
chardy_newstart
  • Chardy
  • C
  • 愛德華洲島主
HoganLee
  • Hogan
  • David
  •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玩家
  • 前破盾洲、海兔洲島主
Juliet8964
  • Juliet
  • J
  • Annie
  • Alice
  • 時任宮水伺服器副服主
  • 芭拾洲島主
時任宮水伺服器副服主,生存地圖事件後一度返回納斯卡計劃擔任管理員,十一三事件後再次返回並通過考試擔任公務員。
Mr_DragonLung
  • LWH
  • 大步洲島主
時任宮水伺服器管理員,生存地圖事件後一度返回納斯卡計劃擔任管理員,十一三事件後再次返回並通過考試擔任公務員。
DaOrangeStoneOre
  • Orange
  • 時任宮水伺服器副服主
  • 脫北洲島主
時任宮水伺服器副服主,生存地圖事件後一度返回納斯卡計劃擔任管理員,十一三事件後再次返回並通過考試擔任建築師。
納斯卡計劃 NicholasP_Wilde
  • N
  • Nazca
  • Nick
  • 狐狸阿力
  • 納斯卡計劃總管理長
  • 納斯卡鐵路擁有人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服主,主要批評對象之一,事件後轉為與K派敵對。
TLegendXDD
  • T
  • 城市世界管理員
沙花區開發者,日後曾出面簽訂搞納停戰條約,惟稍後即因無共識而破局。
CTRLee
  • CTR
  • 束光洲島主
  • 城市世界管理員
時任城市世界管理員,日後設立啄木捷運接收搞鐵洛聖加分部資產。
MichaelLMY
  • LMY
  • 城市世界管理員
納斯卡渡輪管理員,日後引發蝶飛洲清拆事件
Cinoz_FX
  • Cinoz
  • 純生存世界管理員
石江區發展人員,時暗珠洲建築師,與K派玩家有交情。
Countre852
  • Countre
  • 城市世界副管理員
事件主要引發者,事件中一度被宮水停權。
KataHo_PNS
  • Kata
  • Kataho
  •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實況主
未知
  • Karson
  • 前納斯卡計劃伺服器實況主
JUPJeffChang05
  • Jeff
  • 城市界指導員
AdrianSoMC
  • Aso
  • 雅向洲島主
熱狗恐嚇案引起人,日後擔任活動世界管理員被 Nth 認為不適任被一度停職,再後因政治立場問題與部分服內玩家感情不睦。
未知
  • TsuXat
  • 基台洲島主
未知
  • Herry
  • 疊加洲島主
Thug_Life2017
  • Friendly
  • 東南洲島主
Lock_0127
  • Lock
  • 群北洲島主
日後通過考試擔任雷根國建築師。
TR6156Justin
  • Justin
  • JC
  •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玩家
日後成為納斯卡計劃與搞聯之管理員。
ON_9_Ice_CUBE
  • IceCube
  •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玩家
Nothing_Here_
  • Nth
  • 時任活動世界管理員
  • 日蝕洲島主
活動世界管理員,日後於七一事件退出。
PeriodSquirrel
  • Oma
  • TMD
  • PS
  • 海龍鐵路主席
  • 時任城市世界管理員
  • 洞河洲島主
龍鐵持有人,日後為七一事件主導人,再後升任水搞伺服器國家行政員。
Ngman_X
  • Ngman
  • 符杆洲島主
已於七一事件退出。
自由退出者 Cloud_Breaker123
  • Cloud
  • Tszkin
  •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玩家
日後開辦世紀報
未知
  • Terry
  • 綠界洲島主
日後成立 KreemaCraft 而與搞聯交好,並開辦世紀報
未知
  • Hoi Hong Billy Tang
  •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玩家
日後毀棄聲明重返。
其他玩家 Kh_Suen
  • Kh
日後成立廣城伺服器與水搞建交,並開辦世紀報
未知
  • Owen
  • 時任聯合鐵路主席
日後與水搞建交。
YannySSR
  • GC
日後成立概念國伺服器與水搞建交。
未知
  • Carson
日後與水搞伺服器交好。

立場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自黃生事件開始就對納斯卡計劃抱有不信任與懷疑,認為當時的 NET 太過於做作,為了一人就關閉整個伺服器。而緊接著被要求暫時停緩發展的時候,K 派對於平等權利要求很深,甚至 E 派在此時已經全部加入 K 派行列。而4月9日的通車典禮是最後的導火線,原因就在於當初 N 所保證的權利沒有被實現,類似於當時香港與中共的環境下,K 派最終忍不住衝動而爆發此事件。K 派在最終依然堅定著自己的立場,也就是要回屬於他們的「權利」。

宮水伺服器

宮水加入行列本來是預料外的事,起初只是 K 派在策畫退服行動,卻不小心在宮水露出了風聲,宮水隨後亦決定加入行動。原因至少有二,一是因為宮水內幾乎全為 PNS 管理員或玩家,自然對於 PNS 近年的常態有所反感,二是因為宮水內鬥的關係,為了更好角奪環境,而必須同心協力合作。宮水在當時就像是「順風草」,只是這根草最後黏在了名為「搞搞鎮」的鞋子上。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納斯卡計劃內大約可分為兩派——挺 N 派與中立派。挺 N 派在 N 的動物化政策下變的親密,自然許多管理員便想要幫助這種情況下的 PNS,於是引發了4月30日的衝動。然而中立派卻是民心的關鍵,當民心一半倒向 K 派一方時,N 為了做出抉擇不得不犧牲自我發展為中心的態度。然而挺 N 派的管理員在之後成為了引發戰爭的稻草,也是 N 派遭到圍攻的重要關鍵。

其餘人士

U 派、廣城等重要人士也是此事件的一份子,U 派、廣城當時主要都是反 N,受到五一事件的影響,自然需要加入戰局以維持與他們類似勢力的 K 派。而 N 派的中立人士最後成立了 Innocity,希望可以以自己方法來解決問題[註 38]

你知道嗎?

  • BCS 於同年1月7日加入納斯卡計劃,五一事件後雖服主已離開,但 BCS 未隨之離開納斯卡計劃。隔年1月16日,經原服主 Him 同意,方由搞搞鎮方人員協助取回 BCS 相關資料。
  • 啄木線通車典禮具有錄音檔存證
    • 因為搞鐵人員認為 N 親臨現場時氣氛改變,因而請 Tu 錄音存證。
  • 4月26日,與啄木線通車典禮上所提及的東義忠綫資料發布,搞鐵因此認為納鐵有意與搞鐵競爭。
  • RF 對 KTR 大力發展也曾認為會有繼續壟斷市場的跡象。
  • 起初因消息有所誤導,使納斯卡方以為 ET 也會加入五一事件。
  • 因時間關係,有些納方玩家時常誤會上石江毀滅案[註 39]為搞搞鎮方玩家所為。
  • 搞鐵蹴場線原規劃有「五月一」站紀念此事件[註 40]

相關條目

參考文獻

附註

  1. 洛聖加大典條目名稱。
  2. 即正常人群,現水搞伺服器高層行政群
  3. Gaber最早於2017年6月提出,其由為改善維基環境。
  4. 時帳名為 pk007007ispk。
  5. 「陳生」即指 Nazca,全名為「陳家誦」。
  6. 即 E 派三位加上 PKRHugoWYNHim 五位人士。
  7. 由時任重點世界副管理員 Tu 繼任管理,然本身並無正式升級為管理員。
  8. 納斯卡方主席於事發日前(11月9日)答應,若 PK 辭任主席,將會開放搞鐵於洛聖加發展。
  9. 即可以合法進行高度擴張,不受限於區域發展的鐵路運營模式,為洛聖加合作鐵路的前身。
  10. 納斯卡鐵路負責人回應「沙花輕便捷運」並非大尺度鐵路之一。
  11. 延伸至西城群島北段,即鷗林吊手洲
  12. 橫水綫,後續於2018年10月,發布貢多拉綫,且以發布內容推測納鐵打算併吞搞鐵之營運,引起激烈伺服外反抗。詳閱貢多拉綫爭議
  13. POSA十大總規
  14. 為該名玩家所擁有之西城群島島嶼。
  15. 違反紅磡條約第三條,乙方或第三者不可管控甲方之高度自治權。
  16. 現21號線星影綫,同時亦宣布7D、22與 Golf綫的資訊。
  17. 為第五家大尺度鐵路公司。
  18. 即西城綫。
  19. 粵語翻譯:我喜歡起的是鐵路,不是城市,城市只是想像出的而已。
  20. PK
  21. 後因整體時間即刻提早進行故導致大量建築爛尾,此外 Gaber 的離服時間亦計劃與整體不同,為9月3日離服。
  22. 因私隱關係故隱藏。
  23. 此處打錯字,應該為「話時話 UR 又嚟踩場?」
  24. 粵語翻譯:PN 隨便講 之 為什麼是九一,而不是五一?
  25. 隨後於5月6日加入七一事件。
  26. 由於亞羅拉定位為國家而非伺服器,因為所有玩家在成為公民前皆需要經過「移民」程序。
  27. 實際上轉職為搞搞鎮國立鐵路搞搞鎮發展人員。
  28. 原文:兩年前管理員們簽署的聲明,兩年後終於到玩家們簽署的聲明。然而管理員們簽署的聲明已經被刪掉了,而這表示了有人完全毫不理會讒言,最後明年今日又再犯同樣的錯誤。
  29. 引發爭議之 CodyOma 當時並非 KTRU 成員,同時亦無加入五一事件之行動。
  30. 用倉頡打會打出「嗯」字。
  31. 事後於七一事件離開。
  32. 取諧音,因為其暱稱為 ASo,諧音正是「Asshole」,表示其混帳無恥的程度。
  33. 因此政策可以透過申請方式取得世界編輯器使用權限,故生存地圖事件時曾被脫水三粉腸利用為破壞洛聖加的途徑。
  34. 皆未在條約上署名。
  35. 詳情可參閱 2018年香港 Minecraft 伺服器連續遭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事件
  36. 本人十分厭惡此暱稱名,故在五一事件後此暱稱設為禁忌。
  37. 時稱新朱迪洲
  38. 然而 Innocity 於2018年7月20日發生了類似五一的Nicore 事件,重踏了 N 派的覆轍。
  39. 時間為2017年4月30日,某納斯卡計劃管理員因使用世界編輯器操作不慎,而使上石江站遭摧毀。
  40. 後改為名稱較自然的龍甲站,後在路線細部設計階段因與鄰站站距過近而裁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