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納關係

出自Synerpedia 歷史檔案與知識庫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搞納關係,又稱納搞關係,是指香港 Minecraft 伺服器的水搞伺服器(前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與納斯卡計劃伺服器之間的關係。自2017年五一事件以來,兩服關係受到嚴重挫折,最終雙方爭執未有解決,水搞伺服器卻因其他因素於2020年12月15日解散。

情況簡介

搞搞鎮受到納斯卡計劃的影響開始發展,之後由於開創重點鐵路雙方開始交流,不久搞納合併。然因為納方不滿搞方開始對搞方進行壓迫,最終導致五一事件。然而仍有數名不滿納服玩家接連引起七一事件煙花事件瀛海新幹線事件,使搞納雙方關係受挫。自2018年中自2020年初,經由五一運動的努力下,搞納維持非官方交流,惟雙方關係因三三事件而再度轉差。最終,水搞因內亂(國家政治混亂)、外患(CubicHK 成立爭議Synercraft Network 解散事件)等原因,於 Synercraft Network 解散同一日永久關閉。

歷史

重點鐵路與搞納合作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成立於2011年,出道之時以通域的約100站大型鐵路網出名,當時稱為香港 Minecraft 最大型鐵道網路。2015年初開啟新世界洛聖加及創立香港 Minecraft 鐵路聯盟(HKMRU)後,創立當前的香港 Minecraft 鐵路界。而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繼而成立於2015年中,因模仿當時的納斯卡鐵路,承襲前三茶伺服器的風格成立搞搞鎮國立鐵路,並開始在 HKMRU 嶄露頭角。

時間:2015年8月~2016年10月

2015年8月開始,由於聯合鐵路與納斯卡計劃之間關係因為聯納偽合事件,HKMRU 出現眾多針對聯合鐵路的貼文,導致聯納關係敗裂。然而,聯合鐵路由於在香港現實的鐵路界具有較高影響力,且聯鐵由眾多鐵路一同建造車站的制度也吸引了眾多支持者,導致了納鐵的一人鐵路開始居下,2016年6月,為了對抗聯合鐵路的鐵路聯合政策,重點鐵路成立,吸引了與納斯卡計劃交好的十多個鐵路組織,包含搞搞鎮國立鐵路

重點鐵路起初推舉在當時成立一年,吸引眾多玩家的搞搞鎮國立鐵路主席 PK 作為管理員,而納斯卡鐵路則作為幕後規劃。但起初因為管理不佳,導致舊重點世界鐵路網面臨崩壞,在重點鐵路副管理員以及半數鐵路建造者的支持下,於10月開放新重點世界,並頒布重點鐵路法等措施,試圖約束鐵路無目的的發展。

時間:2016年10月6日~2016年12月25日
主條目:ELS 事件搞納合併

同一時間,洛聖加大典高層為了將原有的伺服器維基搬遷到現今的大典內,而私自向 Fandom 官方取得該維基的權限,被當時的總管理長批評盜用納斯卡計劃伺服器高層的能力謀取資料。隨後該玩家因為消息傳布而遭到納斯卡計劃社群內部分玩家的撻伐,更甚者甚至認為事件發起人為聯合鐵路一方的副帳,試圖擾亂納方秩序,並硬求事件發起人拿出證據證明自己是台灣人,這讓事件發起人 JK 對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遊玩水準受到打擊,因而關閉當時帳戶,並抹去所有在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留言、貼文後,發布道歉書,事件才得以平息。然而,因為這次事件的怒火,由 JKTuYang 等人成立了第二 ELS 群組,也就是現在的「E 派」,成為第一個在納的反納聯合勢力。

與聯合鐵路那些反納勢力不同的是,E派並不會主動訴求事件或衝突,他們更甚在意的是洛聖加大典的營運狀況,只是偶而會以納服發生的一些糗事私自調侃,相對有影響的作為要持續到同年11月。由 E派人員 Tu 成立的鷹洲發展人員討論區成為了反納勢力的另一個勢力,並拉攏在納服內較為親近的人員、管理員入內,包括 PK、Ranger 等人。搞服也在此一時間收到了關於在內反納的資訊。

而隨著重點鐵路發展,由 PK 所主持的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變得應接不暇,搞鐵的發展也因此暫停了將近四個月。在 PK 的商議之下,於香港紅磡與納服總管理長 Nazca 談求合併伺服器一事,史稱紅磡條約。此條約造就了未來搞服在一個月的移轉資料下,於12月25日正式合併至納斯卡計劃,納斯卡計劃社群也同時成立,無疑壯大了當時納服在香港 MC 界的勢力。

時間:2016年10月30日~2017年1月

然而新重點鐵路的發展好景不長。10月30日發生妮可山事件,起因為納鐵主席 Nazca 突然宣布關閉妮可山站,調查顯示妮可山站使用改良過後的納鐵安全門技術,引起 Nazca 的質疑月台門技術為何外流,並懷疑為甚麼會有非相關者知情。然而妮可山站發展人員 Hugo 坦承自己並沒有盜用,且內部的紅石機械不同設計,然而此一說法還是被 Nazca 回絕,並表示若他加入重點鐵路運營的行列,他就可能會被盜用更多的技術。此一事件被後來發現有雙重標準的嫌疑,新重點南站的設計也運用了納鐵的安全門,被質疑說 Nazca 袒護自己方管理員卻以不合理的財產技術問題打壓其他鐵路創造者,由重點鐵路成員研發的哈鐵式月台門、加鐵式月台門全部因為外型相似而被移除,即使裡面內部構造不同。令人遐思的是,西城群島島嶼區為堪稱「盜用」最兇的地方,然卻沒有任何一個西城群島輕鐵受到該等懲罰。事件結束後,為了脫離妮可山事件的指控,其他鐵路分別接受搞鐵的援助,開始使用 Regnar 月台門作為基底,並改良產出終鐵式月台門柏咸式月台門等,也促進了未來搞服的技術發展。

妮可山事件的發展導致了重點鐵路的逐漸衰落,在12月18日,納鐵總負責人因為該事件發現重點鐵路法並沒法有效管理重點鐵路的鐵路網發展,遂提出 Tier 制政策。指在發展範圍內,重點鐵路的每一個成員都只能在限定範圍內發展,一旦到達了某個車站數後才可以繼續向外拓寬。此作法因為限制了鐵路發展者的自由,再加上重點鐵路包含許多潛水人士,而導致發展被極度的限制,當時引起相當大反彈。身為重點副管理員的 Tu 也提出質疑,如果照這樣的方法計算並涉及過往,所有鐵路都已經犯了此規例。Ranger 也表示若此規例一旦施行,他會寧願離開重點鐵路。不料 Nazca 此時強烈反擊,並聲稱「如果 Ranger 離開重點鐵路返回 KTRU(搞服),他即會向 KTRU 宣戰,所有 KTRU 成員也會因為涉及 PNS(納服)的商業機密而被開除,同時也會對外宣稱『PNS 遭到 KTRU 挖角』。」此一作法在當時無疑使重點鐵路成員的情緒爆發,因為在座的成員接受了搞鐵的援助,在某種意義下,他們也算是 KTRU 的成員之一。PK 聽聞後直接表示,他會乾脆解散 KTRU,並請求 Nazca 若此事件發生,請就開除我一人的職務。然而這點並不能抑制重點鐵路將近爆發的情緒,Nazca 的威脅式語氣也間接導致第二代鷹洲討論區的成立。經過一番強烈爭執後,Nazca 乾脆撤令,並表示他不會再干涉重點鐵路的發展。在此事件過後,PK 坦承自己並沒有做到重點鐵路主席應盡的職務,因此主動向 Nazca 辭去重點鐵路主席,並由原副管理員 Tu 接任位置。

Tier 制風波後,因為 Nazca 曾經答應過 PK 若辭任重點主席,將會補償他在洛聖加發展的權限,這讓搞鐵成為了當時第四個大尺度鐵路公司,也成立了搞搞鎮國立鐵路洛聖加分部。其餘重點鐵路成員因為重點鐵路逐漸沒落而另起爐灶,像是加入搞鐵洛聖加幫忙發展的管理員成員,或者開創新世界發展的獨行俠。其中 E派認為重點鐵路還有可以發展的契機,開始在復活城南方嘗試都市計畫,造就了後來搞服的都市形態轉變。搞鐵洛聖加方面,創辦了初始的三條線,分別為「啄木線」、「北陸線」與「東岸線」,並分配發展西城群島西邊的啄木地區。啄木線一期在如火如荼地趕工之中順利完成,新變化的搞鐵風格也讓多位玩家開始參與發展,瞬間啄木變成了與西城群島齊名的繁華之城。

時間:2017年1月7日~2017年3月
主條目:BCS 合併黃生事件

納斯卡計劃社群成立之後,由於 BCS 的服主 Him 無濟應暇,尋求 Nazca 的協助開服並以第三個伺服器加入納斯卡計劃社群。精通排版的他由於看見當時搞鐵洛聖加的發展,主動要求幫忙設計排版,並在 BCS 伺服器開始測試。在這期間,E派由於復活南角的都市計劃,開始接觸現實中的規劃方式,並成立第三代鷹洲討論群,也就是正常人群後,提出了將搞鐵升級為高質量鐵路的計劃,即是以自己的力量超越納鐵。先前在蓬萊山站研發出的 Regnar 月台門便是最好證明。

另外,受到了妮可山事件與 Tier 制爭議的影響,加贏鐵路的助手 Hugo 開始計劃宮水伺服器,並邀請先前要好的 Annie(現 Alice)、LWHOKwong 等人自由發展鐵路。納服的永恆世界群組卻在1月末發生疑似內鬼事件,懷疑在場所有人外,至少除當時城市世界管理員 WYN 以外,有一人與 Synercraft NetworkXexeron 聯繫企圖挖掘納服的黑歷史,導致了 WYN 在將後三個月被列為觀察對象,更被停職。

與 Nazca 隨後交好的 ET,也是重點鐵路成員,化名成為 Finnick 並成為了服內的管理員之一,在這期間他力拔提名在純生存世界與城市世界皆有貢獻,且違規紀錄良好的 Yang 成為管理員,在2月12日於洞河洲內洞河匯面試層面試完後將 Yang 升格,不料此一舉動遭到 Nazca 提問為何沒有告訴總管理長而直接升職,在將後七天暫停 Yang 的純生存世界管理權限,並開始與 ET 理論。三天後雖然 Nazca 向 ET 和解,並在先後升職 Yang 與當時擔任重生點設計師的 Fanta 成為新成立的紅石世界管理員,然而 ET 卻並沒有回覆,導致了當時 Nazca 的情緒崩潰,甚至有人開始以為 ET 就是那個內鬼之一。2月18日,Nazca 準備好了離別信後無預警關閉納服,沒有納服遊玩的玩家間接轉移到 KTRU,並且剛升任成為紅石世界的管理員也經由 Tu 推薦加入了正常人群,此刻 E 派正式融合 KTRU 高層成為 K 派,並成為第二個內部反納的組織。

由於對 ET 的信任不足,許多人希望將重點鐵路交給當時信任度第三高的 PK 營運,然而下午3點伺服器重新恢復開放,眾多玩家才開始打消此念頭。此事件後讓 PK 決定脫離當時給予的 Judy 身分,同時認為現在 Nazca 眼中,除了 Finnick 以外甚麼都沒有。

時間:2017年2月~2017年4月

在黃生事件發展之時,搞鐵洛聖加分部也提出了北陸線的延伸,由於新開發的西城群島北區沒有適當接駁,在搞鐵請纓下力爭北陸線延伸西城群島北部,然而無意造成了 Nazca 認為搞鐵應只在啄木發展的指令,故在通過北陸線之時,納鐵方面也盡速規畫橫水綫以競爭。不久後,搞鐵方面又提出南環線西城群島環線的規劃,逼得納鐵必須再次規劃東義忠綫(現星影綫)競爭。

不久之後,由於三個伺服器的運作使主機的效能逐漸降低,Nazca 遂無預警在主群提出 KTRU 的預約制,被 K 派反對,原因是這個制度一旦施行形同破壞了自去年底簽訂之紅磡條約,但無奈此制度還是施行,K 派也提出了分家的想法,試圖新創一伺服器「Surfive3」重振旗鼓。在此期間,由於 HimWYN 加入搞鐵發展組,以及 WYN 所編寫的腳本「Minestile」的研發,促進了將來搞鐵的設施更加進步。然而,此進步卻在4月9日舉行之啄木線通車典禮上被強烈批評「占用伺服器空間」、「不置中」等問題,隨後 Nazca 更甚在該線的通車典禮上發表自己的新線「東義忠綫」、「22號綫」等資訊,令搞鐵發展人員嚴重反感,認為通車典禮儼然變成納鐵的「新綫發布會」。

此外,由於南環線引起的爭議,Nazca 開始無處調侃 KTR 發展成員,令 KTR 成員考慮9月1日撤出洛聖加,並先在4月找到了由 Hugo 開設的宮水伺服器為新發展點。

五一事件後的分裂

時間:2017年5月1日~2017年6月2日
主條目:五一事件

對納服的怒火轉換為革命的前奏,在經歷南環線爭議、造神爭議、廣播包爭議等三個小型爭議,由於納方持續壓迫搞鐵導致搞鐵不滿,使 PK 向 RC 傾訴問題,更使宮水伺服器匯流反納的行列。Alice 在他的個人檔案發布貼文調侃納方,卻使 Nazca 的情緒越趨於不穩,此事稱為「和食屋事變」。隔日宮水伺服器的管理員 Countre 將將要參與九一事件的人員透露給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層,當日直接在主群更名伺服器名稱為「為何九一而不是五一?」,使得搞方無法承受住當前的爆發,決議隔日5月1日就離開伺服器。

在00:02分發布完退服聲明後,參與退服的17人將各自的公司關閉,並且加入了由 Gab 主持的亞羅拉伺服器為 Nazca 設置陵墓,宣發退出納服的喜悅。另一方面,因為 KTRU 退出了納斯卡計劃導致當時搞服的政局不穩,於是將搞服託付給宮水營運,並於5月2日更名為水搞伺服器。納服方面,由於將近半數高層退服人員短缺,該服管理品質層一度衰落,雖有玩家對於搞服的退出表達不捨,但仍有玩家對搞服的魯莽退出表達嚴烈譴責。在離開當時,Nazca 在主群發布一封道歉信,並承認將會改變現行措施,並在日後發布納鐵約章、洛聖加建築團隊洛聖加合作鐵路等政策,令搞方一度認為納服有誠意真心改變。而搞鐵洛聖加分部,則在 CTR 的主持下,更名為啄木捷運繼續營運。

此次事件引起多數派系注目,不乏包括早與納斯卡計劃敵對的聯合鐵路派系,甚至 Synercraft Network冰火公眾伺服器亦加入戰局,在後來由冰火主導的反 PNS 事件試圖引起納服的鬥爭,都可以顯出納服在當下的制度不合理與沒落之處。

時間:2017年5月~2017年6月28日

水搞伺服器成立後,搞方決定不再專注於鐵路建設,改轉型成為城市伺服器,因而開始正式發展搞搞鎮國。水搞內許多新興國家如雷根國等也因此成立。雖 Surfive3 計劃仍在進行,然而在搞搞鎮開始發展完善不久後決議放棄計劃。然而水搞當中不乏還有希望繼續引起紛爭的人員,以及在五一事件後仍不認為納服改善的人員,於是開始策畫七一事件,希望引起第二波退服潮。

意料之外的,由 Annie 所主導利用洛聖加建築團隊成立的 Queen of Nights 被水搞高層發現,並被認為有意破壞現階段水搞與納服方的和平關係,遂於當日即速通過水搞伺服器憲章、成立水搞伺服器監察院彈劾 AnnieLWH 等人。然而此一舉動卻引發 Annie 不滿,認為水搞沒有進行當時的民主初衷,於是返回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有關七一事件的資料也經由 Annie 之口被爆料,使水搞與納服雙方的矛盾重新升起。隨後又發生以 Orange 為主導的第二次 Great Error 事件,宮水伺服器瀕臨崩潰,且 Orange 因為自責此次事件而退服回流納斯卡計劃伺服器,使水搞方稱此三人為「脫水三粉腸」,而日後此三人也引發了多多少少的爭議。

因為宮水在第二次 GE 事件中近乎毀圖,宮水伺服器就此停擺,Hugo 也開始向 Him 等請求轉移服務器資料,最終於 Synercraft Network 找到了可以幫忙架設伺服器的管道,也結識了該伺服器的主持人 Simon。也因亞羅拉伺服器為 Synercraft 旗下的緣故,亞羅拉與水搞正式建立外交關係。

時間:2017年6月26日~2017年8月29日

而對於納服仍抱有希望的人士,在 JK 的制定、Justin 的傳播下向納服提出「健全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機制方案」,希望可以改變 POSA 以減少管理員的濫權行為,雖然 Nazca 曾與 Justin 深入討論,但第一次流程還是被擱置下。然而,在此事件中 ET 以質疑語氣為何 KTRU 可以向 PNS 提出改善動議,並在先後強調如果離開了伺服器,就等於失去了對於該伺服器的話語權,這導致了水搞當下直接禁止與納服的相關互動,而此事件導致了將後 NthMTDMS 團隊等人都加入了七一事件當中。7月1日,由 Oma 所主導的七一事件帶動了將近10名玩家離開伺服器,況且由於 POSA 事件使搞納之間更加分裂,於隔日納鐵專頁達到1000讚好時發起了罷讚行動,一瞬之間減去約20個讚好。

生存地圖事件以後,脫水三粉腸也以個人名義相繼煩擾水搞成員,甚至造謠 Nth 將要返回納服。7月25日由納服管理員 LMY 主導的清拆蝶飛洲事件更是讓搞納之間引起隔閡,也導致水搞內部反納情緒激烈,於納服五周年慶之時指使 Fanta 於莊景站放置多個飛馬導致伺服器卡機,Annie 也在其後將 Ng、Fanta 等人移除 PN 主群。

而後8月23日,由於 Ng 於當時正測試煙花系統,卻因無人紅石控管裝置而遭到封禁,主導給予警告的管理員 ET 也被質疑亂封禁人,也有濫用 POSA、十大總規來掩護管理員行為的嫌疑,導致了當時資訊洲成員全數離服加入水搞伺服器。世紀報也因為此事件成立連續發布五期有關於煙花事件的文章調侃。同時原先待在 PNS 主群的 K派玩家也因為參與煙花事件的討論而被全數移除群組,Annie 也以十大總規的名義控告部分參與討論的玩家。

時間:2017年9月2日~2017年12月

經過煙花事件一事後,水搞與聯合鐵路建交,並由水搞伺服器監察院宣布實施「納斯卡禁令」,並因為該事件導致成員謾罵影響伺服器發展,提出搞納停戰條約設置計劃,然經過與納方的交涉過後,訊息被納方選擇性忽略。

另一方面 K派為了重新拿回重點鐵路控制權與納方談判,對方表示無法將地圖給予,但可以聯營,然而多次聯絡之後被連續忽略數日,並在這期間連續發生啄木捷運的破壞事件,令搞方無法信任納服。納斯卡禁令實施過後因為部分人員仍為納方相關發展人員,因此遭到眾多輿論反彈,甚至認為禁令發起人 JK 有貪權的嫌疑。最終在 PK 與 Gaber 的言語庇護下納禁廢除,然隔幾日即爆發 Hugo 調侃納斯卡鐵路天荔分部的天荔事件,導致重點鐵路的談判一度中斷,甚至最後回歸談判時被完全封鎖訊息。

兩服雙方斷絕合作

時間:2018年1月1日~2018年1月21日

事值天荔事件發生過後,由於水搞伺服器由2017年7月規劃以來的瀛海新幹線即將開工,水搞官方於該粉絲專頁製作懶人包為玩家介紹瀛海新幹線,未料該懶人包中因為製作人對於納服有偏見,擅自將納服中某處路軌截圖轉貼到懶人包上,並表示「追求高質鐵路」以懶人包為由批評納鐵之施工不善,此事很快被納服得知,並開始譴責水搞伺服器發布懶人包有失該服態度,然水搞伺服器成員皆因為長期事件與納服的衝突已經過多而不以為意。納服人員表示,Minecraft 並不是一昧追求現實,人人有追求「夢想型鐵路」的權力,卻被水搞部分職員以「物理法則」反擊。

然而事發過後2天,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玩家 Samson Yeung 將此事發布於香港社交媒體論壇網站 Schoolmates 上,以此來表示香港 Minecraft 界在納、搞、聯合鐵路三服爭鬥下越發黑暗。然而將 Minecraft 鬥爭延續到香港多人接觸的社交媒體之下使搞方相當不滿,且該文章字眼有貶低搞方人員之虞,使部分搞派人員分別在下方批評洛聖加的壞處,也有人表示將私人鬥爭拿到社交版面不是求曝光率,而是指顯得發文者非常的白癡。搞方高層得知後,於當天下午決議與納斯卡計劃伺服器徹底斷交,發文者 Samson Yeung 也表示該文章是由該人朋友盜用帳號搬運而來,並為事件道歉。

事後1月21日,Annie 與 LWH 在沒有當時南環線所有人新景仰鐵路的准許下,私自拆除已經改建完畢的大步洲站與登陸杆站,導致水搞伺服器決定在開放期對此些玩家進行「考試抵押制」,在第一次的入職考試中以隱諱的文字反串 PNS 高層。

時間:2018年1月31日~2018年3月

於1月31日起,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接連受到匿名表示來自「Taiwan Anonymous Team」的團隊攻擊,並恐嚇納服將會在之後發起連續 zh 攻擊,該事導致納服將警戒等級提升到黑色警戒狀態。於2月4日晚間,創新之都伺服器也被以同樣方式威脅,由於創新之都在此時是新建伺服器,且皆為納服玩家成員,令水搞伺服器成員臆測該攻擊是與納服懷有私仇之人員所為,並從創新之都釋出的圖片中推測該六名帳戶可能來自「MCLeaks」網站。並建議 Synercraft Network 防備將來有可能的 DDoS 攻擊。

然而,納服對此事件保持一定上程度認為是搞方或聯合鐵路成員所為。而在此事之後 Synercraft Network 也確認接收兩起 DDoS 攻擊事件。納服也對此事件與服內管理長 ET 聯合表示譴責。於2月21日,Nazca 推論根據近日資料可疑人士為時任創新之都服主 HKNoob,但由於創新之都在先前也被以同樣方式攻擊,創新之都成員也在下方反駁說並未參與攻擊,水搞伺服器也對此事表達重度關注。此事卻導致創新之都成員因為 HKNoob 的 DDoS 嫌疑而發出辭職信,Noob 亦表示該行動為冤枉之舉,並與技術人員 Adam Ho 聯合澄清創新之都於先前曾收到關於 DDoS 的報告,線索指向一位 Alan/HK_Annoymous 的人士。Nazca 也釋出更多資料證明 HKNoob 在此期間確實有可疑對話,Noob 雖然過後澄清此舉,然當日最後創新之都 DNS 傳出亦被攻擊,自由城計劃也深受牽連。

事件過後,Nazca 決定向香港警方報警立案,然當日下午即爆發靈堂事件。眾 PNS 成員由於近日拆除無木山輕鐵後在附近立碑,然卻被水搞成員發現該碑上有多名玩家散布侮辱水搞與聯合鐵路之言語,甚至被稱為「搞鐵靈堂」,然而無木山輕鐵並非搞鐵下屬鐵路之一,水搞成員懷疑是 PNS 成員誤會該鐵所屬人後而在此洩發對水搞的恨意。在 Justin 的調查下,Nazca 表示此碑疑似為 Annie 與 LWH 等人興建,更加深了水搞伺服器認為「脫水三粉腸即是毒瘤」的猜想。

事發後不久,3月20日,ET 向 Fandom 管理員請求撤銷原洛聖加大典 E 派所擁有的行政權限,並聲稱他們已不是實質的管理員,且在之後持續破壞頁面,導致 E 派集體反彈,雖然 Fandom 管理員因為證據不足未執行封禁動作,然此舉與靈堂事件徹底惹火了水搞高層。

第二次五一後的談和

時間:2018年5月1日~2018年6月

由於納服近期出現限制建築團隊的事件,有情報者向水搞伺服器透露脫水三粉腸極有可能會在6月10日,也就是生存地圖事件一周年時退服,脫水三粉腸的退出事件無疑讓當時水搞心情大悅,高層也同意在脫水三粉腸退服後與納斯卡計劃重新建立關係,於是在與水搞納服的中立的成員 Gaber 的推動下開始策畫五一行動,然而在事件前日有水搞高層打聽到納服高層討論搞方道歉之可能性,由於納服高層在此曾表達出立場,更令水搞伺服器證實五一行動有可能性。於是 Gaber 向另一中立人士 Charles Wong 請求協助發布搞服向納服之道歉文章,並期望搞納關係能回復正常。

5月1日的00:02分,由 Charles Wong 發布的道歉書獲得當時多數納服玩家迴響,然而 Annie 仍表示就算道歉也抹不掉痕跡,引起當時水搞的反感。然而就算行動獲得多數正面迴響,本行動主要目標 Nazca 與 ET 卻遲遲未出面回應,令水搞伺服器只能靜默等待結果,並開始冷戰時期。然水搞伺服器在先後也廢除了當時造成生存地圖事件的監察院與臨時憲法,為將來的和平發展鋪路。

時間:2018年6月20日~2018年10月

然而,6月期間一粉絲專頁名為靠北麥塊成立,對 PNS 有反感之玩家由此管道匿名對 PNS 洩恨,被水搞伺服器認為有可能是內部人員所為,是為第一次靠北麥塊衝突事件。

7月17日,水搞發生嚴重災情,是為七一七大地震。但傳出有 PNS 成員對此事件幸災樂禍,隨後靠北麥塊又因七二零事件爆發了第二次靠北麥塊衝突事件,納服也在此時遭到 DDoS,然延續2月的連續 DDoS 事件,Nazca 仍認為該事件是由 K派所為,令水搞成員為搞納和平的前景堪憂。然而該事件卻被某玩家以匿名方式在靠北麥塊批評,甚至污辱 PNS 為「騙子」、「自閉症」,令納服臆測為 K派所為,於是開始將水搞七一七大地震的新聞傳上靠北麥塊大肆慶祝,引起水搞伺服器反感,並開始找尋內部分化的元兇。

時間:2018年10月~2019年3月

10月16日,納鐵發布新線貢多拉綫的新聞,然而其中部分字詞「兩條新線吞不吞的落呢」被認為是納鐵意圖吞併北陸線打消啄捷(前搞鐵)的存在感,因而引起水搞多數玩家反彈。Nazca 也在事後解釋該詞語並不是指吞掉北陸線的意思,而是消化西城群島北部的交通量,然而這個解釋並不被水搞玩家接受。

11月3日,由於脫水三粉腸對納服的不滿醞釀已久,故退出納服並成立糖果屋計劃,然而此事件被納服部分人士懷疑是水搞所為,洛聖加大典並曾一度將此事件稱為「第三次搞搞鎮鐵路聯盟成員集體退出事件」,並引起水搞成員強烈反彈。

期間由於水搞伺服器加入許多激進人士(如 Light),此消息傳回納服後被認為是水搞伺服器勸誘此些人士破壞納服建築,使 Nazca 曾一度向 SC 主持人 Simon 抱怨。

時間:2019年3月17日~2019年5月1日

由於 RC 對於破盾洲當時的建築時為不滿,於是在眾多玩家協助下與 Nazca 溝通重新取回破盾洲發展,雖被水搞高層部分成員阻止,然此行動無疑助長了曾經一度打消的搞納和平的念頭。4月18日,由於 RC 旗下成員 HIM 的集團「水餃花生食品」引起 PNS 人士臆測是水搞看納服好戲的意思,雖有 RC 出面澄清,但後來 Tu 在 Nazca 留言上比下「哈哈」的回應使 Nazca 不能忍受水搞高層此番做事的行為,並強調此樣效果並不能做到和平一路。雖在 RC 的交涉下 Gaber 曾一度邀請 Nazca 與水搞方直接面談,然就算 Nazca 證實會在之後與水搞面談,七日之後仍未收到結果。

4月27日晚間,部分水搞玩家於午夜十二點左右集體加入納斯卡計劃伺服器遊玩,並宣示遊玩自由。

5月1日,五一事件二周年後,Oma 於 PNS 主群放出回望文,期望搞納之間能夠將關係修補,然而前納服管理員 Adrian So 在該帖留言比喻 Oma 是「牆頭草」,引起部分水搞在納服社團的人士以該玩家在中國留學為由,諷刺該玩家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而「翻牆[1]」。

「妄想 這裡有天 會由樹 變成路
一醒覺 經已殺出 這條路
叢林萬里 別攔著我
舊時熱情又急躁 不看地圖
我只盼 這裡有天 變回樹 撤回路
疏忽了 趕快去補 趁還未老
遺落美好枝葉 換到好前途 皆負數
時候不早了 但總算 知道」
我們能夠修補關係嗎?
若果堅持當初的信念,我相信終有一天會達到。
毋忘初衷。


時間:2019年5月5日~2020年2月29日
主條目:五五會談

在 Gaber 邀請 Nazca 進行會談十七天後,Gaber 於5月5日加入納斯卡計劃伺服器之伺服器遊玩,由於此時 Nazca 也上線中,Gaber 提議與 Nazca 進行會談。於會談中,Gaber 提出希望納服一方可以以平等視野對待水搞玩家,Nazca 亦希望 Gaber 據實回答水搞是否有不平等不尊重等問題。會談最後得一結論:倘若雙方高層抱持著互相尊重的態度,和談就會被接受。此一進展成為了搞納關係最大的突破,然水搞一方執行和談尚需要管制內部反對勢力,也因此和談並未緊接進行。然而在交涉過程中 Gaber 重新取得深湖洲,並在5月8日重新發展,且重新與納服玩家達成友好關係,此次會談史稱「五五會談」。

5月26日雙方因爭論五一聲明問題而引發五一聲明爭議,Ranger 因遷移資料希望重新掌管中間洲,Nazca 表示五一聲明就算已經廢除也不能等同於重獲退服時的資產,使 Ranger 回應「如果退出五一聲明是接納申請的唯一條件,本人不會棄簽」。同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Paul Ng 更在留言下方表示「Adrian Chan 死牛一邊頸唔得的」引發水搞眾怒。而後 Nazca 回覆表示申請接受待辦,但也有水搞職員表示與納和解可能行不通。

6月13日反送中事件爆發幾天後出現 JUPT 踢人事件,曾與水搞伺服器敵對之玩家 Adrian So 被疑似遭立場不同而剔除木衛建築團隊,水搞職員甚至表示其「惡有惡報」。

7月15日水搞內部爆發 RC 事件,許多水搞伺服器行政會議人士如 LightOKwongNth 等人開始反制 RC 之行為,甚至因此事件間接解散水搞伺服器行政會議。7月20日因世紀報第13期新聞遭到納斯卡計劃玩家質疑,更有玩家表示世紀報等於 K派,引發搞納玩家互在 PN Unofficial Chatroom 爭論。Oma 在此事件表示第二次五一運動時曾經找過納服高層希望和解,但最後不了了之,Nazca 表示與 RC 之和解為搞納爭議解決的出入口,並表示需要更多時間。ET 也表示納服曾有想要與負責人交涉,只是最後選擇沉默。7月21日 RC 事件再度爆發,至8月5日達到顛峰後 RC 暫時被停權七天。

8月2日,ET 託請 Cody 傳達與水搞訊息,並希望可以請他們傳達消息來推進和解進度。8月3日爆發 Yakumo 事件,長期因態度而影響搞納關係發展的 Light 被指出與 Yakumo 為同一 IP,8月23日 Light 出面澄清 Yakumo 為「其兄弟」,引發不少玩家質疑消息。Nazca 在此事件中初表示要請告發人查有無證據證明兩帳號不是兄弟關係,而 ET 則表示副帳都不可以用兄弟關係請求解封,跟 Hypixel 是一樣道理。兩種說法一出引得玩家不知該尊崇何者,而 Nazca 最終決定放過 Light,並表示是不是副帳自己心知肚明。然此舉動卻引來 ET 當晚生氣離群。

@Nazca Wilde 如果一個玩家可以同一 IP 用唔同嘅帳登入,其實等同俾佢無限復活,永遠不能杜絕個玩家嘅犯規行為,POSA 都係寫停權指令為 /ban 同 /banip,呢個係我亦係 server 一貫嘅做法,非我杜撰 ; 如果 ban 玩家要 ban 埋 IP,警告係咪都應該通用喺同一個 IP 嘅其他帳號? 我終於領教到咩叫強詞可以奪理,Nazca 你作為總管理長,其實你唔應該為一個犯錯嘅玩家說項,你嘅做法助長咗佢嘅無限囂張,亦帶俾咗我哋 PN 好多不必要嘅麻煩,呢個係我唔能夠理解嘅。 多謝總管理長再次狠狠咁刮我一巴,既然大家處事嘅手法永遠都不在同一嘅觀點,永遠有住無限大嘅分歧,咁繼續落去,又有咩意思呢? 應走時候,決定放手,仍然祝願 PN 明天會更好,各位珍重,再見。


再次分裂與水搞關閉

時間:2020年2月29日~2020年12月15日

早於2019年11日1日,時任雷根國總統 RC 批准 Colo 在水搞開展「大愛德華王國」殖民地,於水搞引起布拉德福爭議,亦引起不少納服玩家關注。
不少納服玩家認為此舉表示愛德華洲有獨立建國之念頭,便相繼於2020年2月通知納服總管理長。

2020年2月29日,納服總管理長 Nazca 宣佈 Colo 被褫奪島主權限,[2]此事件發生後,眾多玩家均表達不滿,並因而成為三三事件之導火線。

後由於納服 DC 群組出現多次謾罵之情況,故 RC 等中間人在納服群組錄音,以記錄事件,唯此舉疑似被上報至納服管理員群組,RC 隨後進入 Minecraft 伺服器後便被管理員及玩家針對。後 LWH 又在 RC 登入又登出後以「Vir***a Chan」攻擊,被 RC 直指此為人身攻擊及性騷擾,唯此案在管理員 TsuXatAlice 處理下一小時內結案。此外,玩家 HM Ng 在 PNCC Unoffical 內以粗劣言語辱罵玩家,在處理時,LWH 以「他新來的,放他一馬」回應,令不少玩家對此管理員不滿。

自第四次靠北麥塊衝突以來,雙方沒有過多交涉,納服專注在地區及鐵路發展上;水搞則因主要建築師參與 Synercraft Network夜城聯邦國BTE-HKMU 事務而令發展速度減慢,其後發生大堂地板事件Nothing 擅用內閣府名義事件更導致首席建築師張洛瑤退出水搞。而在 CubicHK 成立爭議CubicHK 爭議論壇過後,有玩家提議水搞退出 Synercraft Network,而水搞玩家人數亦顯著減少,水搞服主 PK 更表示希望關閉水搞並深潛。當 Synercraft Network 解散時,PK 曾表示水搞將轉為私服,但最終沒有成事,伺服器永久關閉。

政治關係

外交形勢的轉變

水搞的外交態度從原重點鐵路時期的合作到後來五一事件的分裂,與部分玩家與高層的激進態度促成了搞納之間的不和平。近期水搞儼然已經成為反納派的領頭勢力(其他勢力關係詳見聯納關係納亞關係),也因此轉變導致水搞高層在五一後遭到納斯卡計劃的 Facebook 社團刻意封鎖與不信任,使水搞玩家在納服皆會被定為 K派,因此不能得到合理的遊玩待遇。像是納斯卡計劃的島嶼建築申請制就是只有在 Facebook 才能註冊,一旦玩家被認定為 K派或相關連成員,申請甚至會被一拖再拖,最後被忽略。相反地水搞對納服的關係因為自身政策追求平等,雖然不會出現刻意的封鎖或忽略等事件,然也讓水搞方質疑納服玩家的情緒控制與處事能力,故被水搞標為「納膠」後,就等於不被水搞方認為有正常的判斷能力,而只知道一昧吹捧納服。

政治制度與理念的差異

納服:追求理想;搞服:追求現實。

納服與搞服的觀念理解經常是搞納雙方起衝突的原因,此觀念的出現是在五一事件後由於水搞轉而向現實學習,且納鐵出現莊景站等不合用途的車站後,水搞方開始在社群無數調侃,甚至最後引發瀛海新幹線事件。而納方也無法理解 Minecraft 本身為何一定要追求現實,甚至導致納鐵專頁隨後註上「請勿拿現實做比較」的標語,因而出現「夢想型」這種水搞方嘲諷納服的單詞。

雙方交流

雙方交流自瀛海新幹線後一度中斷,目前維持著由雙方玩家所成的非官方交流。然近期來部分激進玩家在納服表現不佳,與 RC 回歸納服後的各種因素,都造成了搞納雙方交流的不穩定。雙方高層交流也只藉由 Synercraft Network 主持人 Simon 與 Nazca 的短暫投訴下進行著交流。RC 回歸與五五會談過後,Nazca 與 Gaber、RC 等水搞高層達成交流管道,為雙方中斷交流後的一大進展。

法律關係

納斯卡方面所訂定的法律

搞搞鎮方面所訂定的法律

文教交流

技術交流

搞納之間的技術交流在重點鐵路創立之後達到巔峰,然而在經過妮可山事件後,由於技術受到限制,搞納之間也並沒有再繼續交流。相反的去向亞羅拉伺服器、The Realism Society、花見、雅音等伺服器學習,搞方技術進而獲得極大進步。而第二次五一重啟之後,搞方建築師開始在納服帶進技術,未來有可能會影響納服技術的發展。

文學交流

搞方原在搞納合作時期有撰寫數部小說,然而因為五一事件而中止撰寫。另一方面,由納服玩家 Mura 所撰寫的洛聖加英雄傳則因為故事豐富,在由 Gaber 帶進水搞後廣為人知,也是僅知的一次兩方文學非官方交流。

帶動關係發展的人物簡介

暱稱 所屬陣營 歷史簡介 職位變動
為擔任水搞職位的人員,為擔任納斯卡職位的人員,為擔任 SC 職位的人員,為未擔任職位,但立場有傾向的人員。
PK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服主,前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管理員。於2014年加入納斯卡計劃後受到啟發創立搞搞鎮,並在2016年8月擔任重點鐵路主席要職,2016年12月促成搞納合併,然日後該玩家所有公司搞鐵發展下與納鐵產生競爭,最終競爭擴大導致五一事件機主轉移後擔任水搞伺服器主席,並加入E派監督,主要負責搞搞鎮國中央區發展,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服主 →
重點世界管理員
洛聖加啄木區發展人員
水搞伺服器主席 →
WS 一級委任代表
Ranger 搞聯副服主,創始玩家之一,曾為納服最年輕管理員,並開發啄木使其盛華。五一事件後擔任水搞伺服器的道路興建,並發展四陸沖區。後獲任二級委任代表,並推舉為下屆主席。第二次五一行動後申請取回中間洲並返回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搞搞鎮鐵路聯盟伺服器玩家 →
城市世界管理員
重點鐵路成員
WS 二級委任代表
Tu 搞聯二級委代之一,搞國副總統,道路設計專員。曾擔任洛聖加大典初始行政員,並在2017年4月擔任城市世界管理員。五一事件後專注於道路發展,目前則為 Synerpedia 技術支援之一,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洛聖加大典行政員 →
重點鐵路副管理員
城市世界管理員
WS/SCP 二級委任代表
Gaber 搞聯行政員之一,曾任納服紅石世界與純生存世界管理員,曾擔任洛聖加大典主編輯,後受邀擔任 Synerpedia 一級委任代表。主要發起第一次五一行動,並在隨後促成五五會談,目前對搞納關係持友好立場 洛聖加大典行政員 →
重點鐵路成員
純生存世界管理員
紅石世界管理員
水搞伺服器二級委任代表員 →
SCP 一級委任代表
JK 搞聯行政員之一,曾任洛聖加大典副編輯,並與 Gaber 成立水搞伺服器 Wiki。目前擔任水搞法制編撰與伺服器規劃,E派核心成員之一,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洛聖加大典行政員 →
重點鐵路幫手
水搞伺服器常務行政員 →
SCP 二級委任代表
Hugo 宮水伺服器主席,水搞伺服器一級委代之一,前水搞開服主,並曾擔任加贏鐵路助手引起妮可山事件。五一事件發生後曾幫忙維持水搞運作,後轉居幕後負責建造軌道運輸,是搞鐵專門建築人員之一。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重點鐵路幫手
宮水伺服器主席 →
水搞伺服器主席 →
WS 一級委任代表
Him BCS 服主,現水搞伺服器排版人員之一。曾在搞納關係多次衝突後企圖給予納服勸戒,後來專攻排版技術擔任重要排版人員,擔任行政員後轉任技術支援。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BCS 服主 →
水搞伺服器技術支援
WYN 前納服城市管理員,為15年管理層其一,Minestile 主要研發者,負責水搞閘機技術。曾與 XeAgnes 為同屆加入納服,是水搞目前曾最早擔任納服管理員的人員。五一事件後離開納服,並開發閘機技術。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城市世界管理員
水搞伺服器技術支援
Simon Synercraft Network 主持人,搞納衝突中擔任溝通人員,時常調解搞納之間隙與矛盾。但對水搞、納斯卡立場並不完全敵對。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SC 主席
Nazca 納服總管理長,納鐵擁有者,曾以香港 Minecraft 最大型鐵路網掀起波瀾,雖不善社交,然在五一事件後有過改善,目前領導納服團隊,並與 Gaber 促成五五會談與水搞部分玩家友好。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PNS 總管理長
ET 納服服內管理長,2016年末曾大力影響 Nazca,後與 Nazca 成為至交,雖曾引起煙花事件導致玩家該名管理員的態度褒貶不一,然於搞納斷交後協助處理服內事務獲得納服玩家信賴。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PNS 服內管理長
T 納服管理員之一,沙花主要發展者,曾在事件中做過大小評論。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城市世界管理員
CTR 納服管理員之一,於五一事件後接收搞鐵更名啄木捷運,並在其後營運及管理。日後歡迎水搞玩家回歸,並寄望將啄捷交回前搞鐵人員發展。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城市世界管理員
RF 納服管理員之一,曾在聯合鐵路發展,五一事件中曾做過評論。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城市世界管理員
Countre 納服管理員之一,曾任宮水伺服器管理員,後洩密五一事件資訊促成搞納動盪。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宮水伺服器管理員
城市世界管理員
Cinoz 納服管理員之一,發展上石江,並曾幫助水搞伺服器發展,對水搞伺服器玩家持友好態度。目前對搞納關係持友好立場 城市世界管理員
Alice 前水搞與納服管理員之一,曾促成生存地圖事件,後引發十一三事件後暫時退出納服,於後回流,目前對搞納關係持敵對立場 宮水伺服器副主席
城市世界管理員
LWH 前水搞與納服管理員之一,隨 Alice 於生存地圖事件回流納服,後引發十一三事件。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宮水伺服器管理員
城市世界管理員
Orange 水搞與納服玩家,曾引發第二次 Great Error 世界回流納服,於後返回水搞擔任建築師。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宮水伺服器副主席
城市世界管理員
Oma 水搞伺服器行政員之一,曾引發七一事件,於後擔任水搞伺服器商標設計與技術支援,後開創三欣國,並引起第二次五一行動。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重點鐵路成員
城市世界管理員
水搞伺服器三級委任代表
RC 水搞伺服器管理員之一,五一事件中重要成員,後開創雷根國並吸引大批玩家,3月17日返回納服造成轟動並退出五一聲明,建立西行寺團隊並在納服與水搞雙面發展。後間接引發二二九事件並被納服停權。目前對搞納關係持敵對立場 重點鐵路成員
新手指導員
水搞伺服器管理員
Nothing 七一事件重要發起人之一,水搞伺服器三級委任代表之一。七一事件後建立無野國視窗鐵路。多次因不同事件與納服人士發生衝突。目前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活動世界管理員
水搞伺服器三級委任代表
Light 星夢城建立者之一,對於納服曾引起大大小小爭議,因此引發搞納關係部分衝突,目前擔任水搞伺服器三級委任代表,且在納斯卡計劃群組互告事件後聲明退出納斯卡計劃,目前對搞納關係持敵對立場 水搞伺服器技術支援
Mura 納服與水搞玩家,對雙方皆處中立,曾帶入納服文學發展入水搞,為雙方交流重要人士。目前對搞納關係持友好立場
Gab 亞羅拉伺服器總統,曾因 Nazca 與該玩家之衝突引發亞納關係爭議,目前對搞納關係持中立立場 亞羅拉總統 →
水搞伺服器建築師
Justin 水搞與納服管理員之一,曾多次擔任雙方非官方交流,目前對搞納關係持友好立場 城市世界管理員 →
水搞伺服器管理員
Fanta 水搞管理員,前納斯卡計劃紅石世界管理員與中轉世界建築師,目前管理上白澤,對搞納關係立場不明確。 紅石世界管理員
水搞伺服器管理員
Flyer 水搞建築師,前納斯卡計劃櫻木建築團隊團長,在三三事件中代表撰寫及發佈離服聲明;目前身兼多服職位,主力發展杉木半島王國南部,對搞納關係持敵對立場。 櫻木建築團隊團長
水搞伺服器建築師

參見

注釋

  1. 此舉有雙關一義,一是表面意義,二是暗諷 Adrian So 才是該名牆頭草。
  2. 據星際媒體所述,Colo 是由於在納服聊天欄說出「愛德華洲獨立成國」,故被褫奪島主一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