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事件

出自Synerpedia 歷史檔案與知識庫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metadesc>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於2017年8月至9月間發生的服內衝突</metadesc>

煙花事件
FireworkIncident NgTsunBanned.jpg
NgTsun 公布遭到封禁的理由截圖,被視為是煙花事件的代表圖。
起因 玩家 NgTsun 因放置自動煙花裝置而被時任管理長 ET 以封禁,及後因時任總管理長 ET 態度而使群組於數日連續出現罵戰。
衝突方
資訊洲團隊、水搞MC 日報
影響
多名群組成員被逐出納斯卡計劃之 Facebook 群組,搞納關係惡化。

煙花事件(英文:Firework Incident)為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於2017年8月至9月間發生的服內衝突。此次事件被稱為是納斯卡計畫有紀錄一來的第五次退服事件,以 NgTsun 為首的資訊洲團隊遭到封禁並退出納斯卡計畫,同時由於 ET 的言論行為而加劇搞納關係

此事件是繼七一事件飛馬事件以來的第三次工作人員間之衝突,可以說搞納關係從此事件起開始加劇,也是導致未來幾年內搞納雙方水火不容的近因。

事情簡介

  • NgTsun 於其管理之島嶼上使用 ARMs 測試紅石時鐘及煙花,被 ET 發現並以「使伺服器效能下降」給予警告並封禁。然伺服器給予的警告理由為使用「UARMs」,使 NgTsun 認為受到不公而引起爭議。
  • Yiushun818 因為見到此封禁行為而辱罵納斯卡計畫,因而被封禁。
  • NgTsun、ET、Tu、WYN、Jeff 等人辯駁此次警告的正當性,多數人認為 ET 判決不當應撤回警告,然而 ET 仍保持原處分使得衝突加劇。
  • ET 於8月24日強調自己執法公正,並公然批評指責其處事的成員。
  • 部分水搞成員及挺 NgTsun 成員被踢出納斯卡計畫主群,少部分成員甚至被給予警告。
  • 部分納斯卡計劃玩家提出廢除 POSA 或修改規則,然最後不了了之。
  • 水搞伺服器通過納斯卡計畫禁令,斷絕一切與納斯卡計畫的關係。
  • 資訊洲團隊成員(NgTsun、Yiushun818、QL)離開納斯卡計劃伺服器,並加入水搞伺服器創立黃金國

UARMs 定義

由於 UARMs 定義在本事件中佔有很大的影響,在此先釐清 UARMs 的定義。

  • UARMs 全名為 Unattended Automatic Redstone Machine,中文為無人看管紅石裝置。意指沒有玩家看管的紅石自動化裝置
  • 相反,ARMs 全名為 Automatic Redstone Machinge,中文為有人看管紅石裝置自動化紅石裝置,指有玩家在場時,持續運行的紅石自動化裝置
  • UARMs 與 ARMs 都會同時造成伺服器性能下降,兩者不同的是,UARMs 若沒有人及時關閉裝置將會造成永久性的性能消耗,除非從伺服器端關閉。ARMs 則因為有人在場看管,因此在伺服器性能受到損失時能立即停下裝置避免狀況發生。
  • NgTsun 當時透過圖1、2顯示其當時使用紅石時鐘的自動化裝置時是有人在場,與 UARMs 定義並不符,因此只能算是 ARMs。因此事件中眾人對 ET 的處分理由提出質疑,指此處分並不恰當。

事件經過

8月23日

2017年8月23日,玩家 NgTsun 聲稱於資訊洲測試紅石時鐘與煙花,由於造成伺服器性能下降,被時任管理長 ET 以放置紅石時鐘等無人看管紅石裝置(UARMs)導致伺服器性能下降為由封禁。NgTsun 之同事 Yiushun818 在 NgTsun 被封禁後於聊天頻道發出「87 pns」、「fuck pns」等訊息,亦被 ET 連續給予兩支警告當場封禁。(圖3)

從以下對話可以看出幾項訊息:

  1. 目前沒有證據可以證明 ET 曾經有警告 NgTsun 勿放置煙花,ET 僅在封禁 NgTsun 後說過「Stop the laggy fireworks」。
  2. Yiushun818 是連續一分鐘內收到兩次警告。
  3. ET 當時是以 Gamemode 3 (旁觀者模式) 處以警告,由於在這個模式下玩家不會發現管理員在場,也因此在之後被說為是「監視玩家」。從 ET 在貼文下方給予的兩張 NgTsun 使用 UARMs 的截圖亦可證明 ET 當時是在 Gamemode 3 下處理此事。

  • [WARNING SYSTEM] Player warned with success.
  • NgTsun left the game.
  • Player Console banned NgTsun for: you have so many warnings.
  • [WARNING SYSTEM] This player has been deopped.
  • 818: 87 pns
  • ET: Stop the laggy fireworks
  • 818: fuck ons
  • [WARNING SYSTEM] Player warned with success.
  • Nat: Oh
  • 818: fuck pns
  • [WARNING SYSTEM] Player warned with success.
  • ET: Bye
  • Yiushun818 left the game.
  • Player Console banned Yiushun818 for: you have so many warnings.
  • [WARNING SYSTEM] This player has been deopped.
  • Nat: On Sum Shueng Lo
(圖3)ET 的視角(部分對話)-2020年8月23日,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You are banned from this server!
Reason: UARMs and firework lag.

(圖4)NgTsun 的封禁截圖-2020年8月23日,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由於不滿意 ET 的決定,NgTsun 隨後發布貼文表示「自己並不是有意使伺服器死機,而只是在測試煙花而已」。同時 NgTsun 為自己使用紅石時鐘一事辯解,表示之前大部分鐵路系統都有使用紅石時鐘輔助列車運行,並懷疑 ET 所作所為為「濫用權力」,同時指責其「玻璃心真係冇得救架」。

以下為 NgTsun 之貼文(文1)所引起的罵戰:(重點以粗體表示)

  • Jeff Chang 詢問 NgTsun 是否得罪人過,NgTsun 反駁道就算是得罪人也不代表就可以封禁玩家,且由於資訊洲鐵路本身就有使用紅石時鐘,NgTsun 因此質疑使用紅石時鐘而被封禁是否為正當行為。對此 ET 放上兩張 NgTsun 使用紅石時鐘的截圖(圖1、2),對 NgTsun「測試煙花」的說詞提出質疑。
  • NgTsun 再次質疑為何使用紅石時鐘會被封禁,ET 表示其判決是以「UARMs」為基點,並不是以紅石時鐘作為處分的理由,同時表示城市世界(洛聖加)一向禁止 UARMs 的機器。
  • Reagan Chan 對 ET 的行為以多個 HashTag 回應,其中包含 Nazca 聲稱納斯卡計畫為「香港 Minecraft 道德最後防線」及「法治已死」言論諷刺 ET 此事件的行為。
  • NgTsun 表示他當時有在場看管整個紅石裝置,因此並非 UARM。然而 ET 反駁說只要是自動運行的裝置就是 UARM 的一種,被 Reagan Chan 嘲諷回應說「長知識了」。
  • NgTsun 說明表示他想說測試完就把紅石裝置拆掉,結果還沒拆就被封禁。
  • ET 回覆任何人犯規都會受到同等待遇,並不存在針對,但此種說法不被 Reagan Chan 接受,表示透過 ET 的行為可以看出其刻意針對 NgTsun。
  • NgTsun 表示若是如 ET 定義的 UARM 一般,則東南洲填海時亦有用到。
  • Jeff Chang 表示 NgTsun 只是測試裝置,應撤回處分。然而 ET 表示他在封禁 NgTsun 前已經執行多次口頭警告,然 NgTsun 屢勸不聽才封人。同時,ET 亦挑釁 NgTsun 說為何明明看不爽納斯卡計劃,卻仍然要登入來測試煙花。此舉被 NgTsun 形容為「藉口真多」,Reagan Chan 更指 ET 為「偏心的管理員」。
  • Reagan Chan 提出是否有證據顯示 NgTsun 使用 UARMs,ET 回擊說 Reagan Chan 當時不在場,因此沒有資格說此次處分為惡意封禁。
  • Yiu Chai Leung 評論 ET 是因為快要做到伺服器上位而開始囂張,ET 表示絕沒有此事。
  • Tu 以就事論事的角度評論 ET 的態度並不是一個伺服器高層應有的表現,NgTsun 表示說此種態度就是納斯卡計畫的本質。
  • ET 表示「是非曲直,自有定論,唔承認錯誤,強加藉口,話被罰係因為得罪人,其實我哋之間並無得罪事件,得罪藉口太過牽強囉」來回擊 NgTsun,Tu 認為 ET 身為高層卻使用此種態度對待玩家是不正當的行為。NgTsun 亦稱 ET 的話語為「黃意得定理」。
  • ET 隨後又將話題脫離到同日發生的「天鴿十號波」。Tu 持續追問 ET 對此事的處理方式,ET 回應「溫生,以事論事就係串,話人係狗就唔串」來指其反駁為正當行為,
  • 隨後兩派持續爭論,Nazca 認為 Tu 的方向雖然可以及時解決現在的問題,但是以一個家長對孩子的角度來說,如果跟他繼續好聲好氣,衝突便會繼續發生。
  • Karson 勸 ET 停下爭執,Henry 否決 NgTsun 的說詞,表示說伺服器不給測試紅石本身就是不行,更說「犯錯在先沒有資格投訴」。此句說詞被 NgTsun 及 Tu 認為只是幫腔,並沒有了解事情的爭議點。
  • ET 繼續辯駁表示 UARMs 為自動化紅石裝置,並表示處分雖沒有說有人看管的紅石裝置違規,但也不代表可以濫用。NgTsun 質疑 ET 又以「濫用」為由而將莫須有之最冠上他
  • WYN 說明管理員的行為基本上等同是「拗不過就叫 Nazca 釋法」,並表示說這樣的社群就連玩家都會感到失望。
  • 數位玩家提議把 ET 拉下來,並表示 ET 與 Nazca 比起碼後者會接受批評並改善(詳見五一事件)。
  • Paco Yu 在此貼文中屢次幫 ET 方說話,然而遭到支持 NgTsun 方連續回覆「不要擦鞋」後已刪除留言。
  • Ivan Ip 以詩詞表示此次事件為:「一個小學雞,成地花生。一個小玩家,永久停權。」
  • 由於此貼文引發太多連回與罵戰,時任管理員 CTRLee 在留言累積超過300則後關閉此貼文留言處

開始罵戰約兩小時後,WYN 於納斯卡計劃主群發布貼文(文2)指責 ET 的處事態度是「他之前任期內從不會發生的事」,並指 ET 連不懂 UARMs 的定義都不清楚就以此為理由封禁玩家。WYN 亦提出,Nazca 先前曾說「連閃器並非不可以起,只是用完後需要立即關閉」,指 ET 說「城市世界不可以用自動化紅石裝置」為無根據可言。WYN 同時補充,NgTsun 在發布貼文當時是「好聲好氣的」講道理,並相信 ET 的處事態度各玩家皆有目共睹。Jack CheungReagan Chan 亦在此貼文下方指 ET 行為為「死雞稱飯蓋」,指說 ET「明知自己做錯仍要死撐」。

  • 對此 ET 回覆,自己並非不講道理,而是 NgTsun 從第一句開始就沒有好聲好氣過,他沒有必要與不講道理的人講道理。同時回嗆 WYN 說「連你都知道管理員的態度要保持良好,但是你的態度應該是眾管理員中最出色的一個[1]」。
  • 於2016年事件辭職的管理員 Xexeron 回覆說(管理員)真是一屆不如一屆。
  • WYN 亦在下方補充,以前的警告制度比起現在來說算是比較好,並指 ET 給予 NgTsun、Yiushun818 達到 4 支警告後仍沒有發布貼文說明封禁緣由,是當 POSA最高權力蓋印於無物[2][3]並指 i-cool 等伺服器皆有封禁名單,而納斯卡計畫卻像 HKPM 一樣資訊不透明。
    • ET 表示,封禁人後發文是為了讓管理長知悉管理員封禁玩家的原因,而當是管理長親自執行封禁行動時便不需要向管理長報告。同時,封禁玩家屬於伺服器內部的事務,ET 表示管理層封禁玩家是不需要公告大眾的
    • Chardy 指出,依照納斯卡計劃管理人員名單中,管理長是被分為管理員裡面的,因此認為 ET 的解釋並不成立。然而 Jeff Chang 認為 Chardy 的解釋並不合理。
  • Yiu Chai Leung 在貼文下方指說「納斯卡計劃就是小學雞伺服器」,被 ET 指說是「人身攻擊」。
  • HK Lolouo 指說問題其實不在伺服器,而在於管理員的行為,獲得 WYN 贊同。而 ET 則回覆說(WYN)自視過高。
  • Joe Jai 表示若「皇朝衰弱則需改朝換代」,意指 ET 必須下台負責。
  • Jeff Chang 表示高質素的溝通須由雙方構成,但現在的情況兩方都是處於低質素互相爭鬥的狀態。

玩家 Kenny Shing(Kendy Lau)於納斯卡計畫的閒聊群組發布貼文(文3),指說自己不希望納斯卡計畫有憤怒及激動的情緒。

  • Kenny 補充自己的經歷,表示自己先前曾受到過同樣的痛苦,後來發現自己違反規定後以新帳戶回歸伺服器。對此,Hugo 回應問說 Kenny 是否知悉悔過書的存在,並表示若長期使用副帳進出納斯卡計畫的話,只能顯示出自己的財力,並不能表示自己有悔過。

事件八小時過後,Reagan Chan 發文(文4)對於 CTRLee 強制關閉 NgTsun 的貼文而有意見,指 CTRLee 的行為為「玻璃心」。

  • Jeff Chang 質疑 RC 隨意使用「玻璃心」一詞,Terrence Chan 更指這個關鍵字為「萬能鑰匙」。
  • Tu 回應 Terrence Chan 的說法,指 ET 與 CTRLee 的行為叫做「斬腳趾避沙蟲」[4],並指即使兩人繼續關閉留言、刪除貼文、封禁或封鎖玩家,雖然群組看似可以回歸平靜,但永遠解決不到問題,只會加深怨恨。並指此行為根本是將無理正常化。

事件過後,由玩家 Tszkin Ho 成立的新聞媒體 MC 日報於當日火速成立,並連續發布五篇批評納斯卡計劃的玩家。8月23日發布的貼文(圖5、文5)亦指說納斯卡計劃「不斷創新,納鐵大晒」,成為此事件的名言之一。同時 MC 日報亦創造納斯卡教一詞,指說「反納斯卡者必須死」,批評納斯卡計畫獨裁。

8月24日

今日伺服器發生嘅事,相信大家略有所聞。事件中誰對誰錯,自有定論,只求大家睇件事全面啲,唔好斷章取義、穿鑿附會,然後大發謬論。
伺服器中有人借測試煙花之名,放晒紅石時鐘、不停用煙花搞到伺服器效能下降,為咗其他玩家嘅遊戲體驗著想,我多次勸籲玩家 NgTsun 及 Yiushun818 停止一切影響伺服器效能之行為,但不果。於多次勸籲無效後,本人方給予 NgTsun 1 次實體警告。有人問我點解當時唔拆咗佢嘅嘢,其實我當時的而且確係有咁做,而我拆咗幾次、佢起咗幾次。惟該玩家之後仍然繼續原先行為而無解釋原因動機,方以「不聽管理員勸籲」、「使用大量煙花嚴重降低伺服器效能」及「再犯」分別給予 3 次實體警告,Yiushun818 則以 「使用大量煙花嚴重降低伺服器效能」、「不聽管理員勸籲」、「使用粗言穢語」及「重犯」給予 4 個實體警告。所有警告之發出均有跟有據,非如某部分對事情了解有限的玩家所述之「濫權情況」。
打個比如,誤殺同謀殺,同樣係殺人,誤殺係無心,謀殺係有意。同樣地,喺伺服器使用有人看管之自動紅石系統未必有違犯伺服器規則之任何一條條例,但係判罰輕重唔係睇犯錯嘅方法,而係睇犯錯嘅動機同帶嚟嘅影響。心懷惡意地利用伺服器規條嘅灰色地帶去影響伺服器嘅正常運作,然後訛稱自己進行正當測試係極為惡劣嘅行為,呢種行為去到邊一度、邊一個伺服器,相信都係不容許嘅。
至於有人斟酌於 NgTsun 興建嘅是否無人看管嘅自動紅石裝置,似乎係錯咗重點 : 正如上面所講,成件事嘅重點係佢行為嘅動機而非犯規嘅形式,而當時玩家無間斷地破壞伺服器,喺電光火石間根本無時間深究佢興建嘅係 UARM 抑或 ARM, 因為問題根本就唔喺嗰度。
前 PN 管理員衞君喺 Facebook 帖文話我態度有問題,其實當日衞君喺 PN 管理員群內,佢嘅態度認咗第二冇人夠膽認第一,今日由佢親自詮譯態度二字,真係最合適不過喇。平日嘅黃意得絕對係一個和顏悅色嘅人,只係唔懂得喺面對群眾攻擊嘅時候用笑容去面對,此點自覺道行不足,日後自會多加修煉。
跟住又有人話香港行普通法喎,呢個仲好笑,香港有香港嘅法律,server 有 server 嘅規矩,將啲規矩撈到亂晒大龍都唔知你想點。
記得初入納服時,納服係一個平靜嘅地方,紛爭極少,玩家間和平共處。一路直至今年 5 月嚟咗個 180 度大轉變,有一班玩家因為一啲唔愉快嘅事情離開咗納服嘅大家庭。我對一眾不滿嘅玩家先係同情,然後就係反感。每一個走嘅人,喺佢走前走後都將自己嘅心底話說出,令我感覺到一直以嚟都係對住一大班「朋友」嘅面具做人。我一直都想對一眾離開納服嘅玩家抱「再見亦是朋友」嘅心態,不過不久我發現原來呢批離開嘅玩家一直以嚟唔係對我恨之入骨嘅,少之又少。自第一批玩家退出後,納服嘅爭端只能用一句「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嚟形容。每逢 Nazca 做親嘢,不論詳情性質,總有一群自稱關心 PN 發展嘅人出嚟嘈。及後喺 7 月,又有多一批嘅玩家退出咗納服,呢次矛頭似乎指正我。跟住焦點一轉,我講親做親,又係樣樣唔順利、樣樣俾人插。本來有啲說話想放心底算,但係事到如今,我已經對一群亂事分子忍無可忍。
曾經,你哋或者係 PN 嘅高質玩家,人哋點諗我唔知,不過大部分喺我心目中,都已經除咗名。口口聲聲話退出 PN, 話咁耐,伺服器就的確係冇入,不過 Facebook 群組一有事,一大班人就衝晒出嚟鬧,恨不得踩 PN 多幾腳。我本人真係完全睇唔透,如此行徑,究竟居心何在?你話你係關心,不過我從來都睇唔出有任何一個自稱關心嘅真係關心。明明係搞亂檔攤,俾你哋講到好似自己雖然走咗都仍然心繫 PN 時事,一個又係咁,兩個又係咁。好啲嘅,就趁火打劫,引起罵戰、指責人時守望相助、你一句我一句 ; 衰起上嚟,出晒粗口、大玩人身攻擊都有,抽水抽到明晒軚,不過我唔知你抽乜。名就唔開喇,自己心照啦。
有人一直以為我想坐 Nazca 個位,今日我就喺度確確切切俾個答覆你哋 : 我昨日、今日、明日都冇諗過要接 Nazca 棒。Nazca 擺喺 PN 嘅精神時間,係我完全唔敢想像嘅,我自問冇呢種魄力,又點會覬覦呢一個位置?
有人話,「黃意得在前,家誦在後」,寫嘅人,明明係分化,但係某程度上,有時亦屬真確。好多時候,我都希望喺能力範圍之內,能夠幫 Nazca 擋到多少嘅風雨。我相信,此文一出,必成箭靶,不過要講嘅已經講晒,不再作回應。
本群嘅踢人事件雖然就唔係我經手嘅,但係我相信經手嘅管理員自然有佢嘅理據,咁我亦唔喺呢度多作解釋喇。
(文6)ET 的貼文-2020年8月24日,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8月24日上午1點許,ET 於伺服器主群發布貼文(文6),澄清自己的論點並公開批鬥昨日批評其行為的 WYN 等人。ET 貼文的論點如下(紅色為爭議點):

  1. 強調玩家必須將事情看的全面,不可斷章取義。
  2. ET 多次勸諭 NgTsun 及 Yiushun818 不果,分別給予3支、4支實體警告封禁,各警告皆有根據,非有濫權情況。
  3. ET 認為雖然 UARMs 看似沒有違反任何一個規則,但處分不是看其犯錯的方法,而是看動機與行為帶來的影響。
  4. ET 認為深究是否 NgTsun 使用的是 UARM 或 ARM 根本不是重點,並明確表示當時 NgTsun 的行為是在「破壞」伺服器。
  5. ET 當眾批評 WYN 是眾納斯卡計畫管理員中最沒有資格批評其態度的人,並表示自己不懂如何在被攻擊的時候以笑容面對。
  6. ET 指以前納斯卡計劃開幕時紛爭極少,直到今年五月(五一事件)衝突接連發生,曾經自己認為「再見亦是朋友」,但現在自己已對此些玩家感到反感。此言論劍指參與五一、七一的人為「亂事分子」並「趁火打劫」。
  7. ET 表示自己從沒有想過要做上總管理長的位置。
  8. ET 表示伺服器群組的踢人事件非他所經手,但相信經手的管理員自有其解釋。

此貼文一出,眾受到攻擊的五一事件成員砲轟 ET 為「厚顏無恥」,更表示在其帶領下,納斯卡計劃已然變成一個新的「類中共組織」。WYN 亦在貼文下方指 ET 的行為為「馬後炮」,更指其「封禁完人要被公審才敢公開道歉」。ET 更表示 WYN「理解有問題」,指自己「並沒有公開道歉」

  • Cree Wilde Lam 在貼文下方比喻 ET 的文章為「作文」,指編寫一長串沒有邏輯的理由來為自己證明清白。
  • Ranger 以比喻表示納斯卡計畫的事蹟可以拍成「納國毀滅共三集」,來指納斯卡計畫的衰敗。
  • Jeff 評論指納斯卡計劃已經步入香港後塵(衰敗),已經沒有辦法回頭,奉勸 ET 必須面對未來。
  • Tu 拿 POSA 事件中 ET 對於 Justin 的態度來批評其「再見亦是朋友」的言論,表示 ET 自己才是那個搞黑臉的人。
  • HK Lolouo 表示雖然口頭警告後封禁是合理的行為,但對於使用最高罰則--永久封禁感到存疑,指管理層應顧及申訴去修改玩家罰則才是上道。
  • Michael Yeung 對 ET 的「一分鐘警告四次」行為表示嘲諷。同時評論 ET 的「做一次為再犯」的理論不具有正當性,就如殺了兩個人不會有兩條殺人罪一樣。
  • Henry 表示雖然 NgTsun 有錯在先,但管理層應該要將玩家封禁事宜公布及更新警告表,來保障玩家的知情權。
  • Chardy 質問 ET 何時玩家罰則多了條罪狀叫做「不聽管理員勸諭」。
  • RC 對 ET 的「玩家動機論」提出質疑,指說 ET 的這種行為就是把「動機不良劃分為罪刑」,與政治罪犯沒有分別。
  • Nothing 提醒 ET 還有 Fanta 必須處理,同時表示「管理長沒有特權」來反對 ET 於昨日的「管理長不須報備封禁事宜」的言論。
  • Michael Yeung 再次提出此事件最好笑的點是,雖然 ET 表示 UARM 根本不是重點,然而 ET 卻用 UARM 為理由封禁玩家。對此 Tamma Tong 也表示管理層也使用 UARM 來處理月台閃燈,因此管理層沒有資格說玩家使用 UARM 為違法行為。
  • Nazca 於隨後表示,「魔鬼雖然獲得暫時的勝利,但正義必定回來,將魔鬼同他的爪牙殺個片甲不留!」
  • Dick Wong 對此調侃表示「納斯卡計畫酷似塔利班政權,宣揚納神主義」。
  • CTR 評論:「自己做錯被人說,但是轉頭說說你的人是『玻璃心』是甚麼意思?」
  • Causeway 評論:城邦會戰勝歸來,民主派掃進棺材。
  • 林卓希要求 Nazca 徹查 ET,然無果。

此事由於 ET 的貼文而使衝突再度加劇,眾玩家更以 MC 日報於此事件的標語「不斷創新,納鐵大晒」放上香港鐵膠迷協會公審。

中午,由於 Yiu Chai Leung 與 ManYin Cheung 因在主群挺 NgTsun 而攻擊 ET 的行為,Jeff 提告汙辱總管理長與服內管理長,被 CTRLee 給予三支警告。部分水搞伺服器人士亦同時發現自己被踢出納斯卡計畫主群。

同時,Chardy 引用最高權力守則的條文,表示 ET 在封禁發布後兩小時內未有知會一位管理長,要求撤回 NgTsun 與 Yiushun818 的封禁。(文7)

  • Chardy 表示自己已經暫且認定其自己知會自己,但是仍沒有於兩小時內發文。
  • Ranger 詢問 CTRLee 是否有更新警告進入,CTR 回答將於日內更新。
  • ET 表示條文中寫明「管理員喺執行處分後 120 分鐘內要發帖通知總管理長或一位管理長」,他並不需要自己知會自己。
    • 吳嘉榮(Michael Ng)表示,如果 ET 不死板而知會 Nazca 的話,後續爭執就不會發生。
    • Gab 對此表示「POSA 是沒有辦法更改的」,以 ET 於 POSA 事件的話語諷刺其行為。同時表示 ET 的中文理解上有錯,應該無論如何都要至少發帖。
    • Owen Chu 以一句「我是 ser 主 我大曬!」[5]來諷刺 ET 的行為。

事後,Nat(Juliet)以十大總規第六條「不得發布人身攻擊」控告 Chardy 及 WYN。講鐵亦將兩日的攻擊轉到 Synercraft Network 上,以「雞掰人」為電影海報諷刺(圖6、文8)。納斯卡計劃玩家 Lo Anson 亦表示(文9)從其17年5月進入伺服器以來,伺服器的和平持續分裂。

  • NgTsun 表示 Lo Anson 認為伺服器好只是因為不熟悉這個伺服器。對此 Lo Anson、Jack、Michael Yeung 及 Suzuki 等人皆表示同意。
  • Jeff 表示五月是動盪開始的時期,亦是伺服器陷入兩派鬥爭的時代。
  • Michael Yeung 此時因侮辱而被踢出 CC 群。

毒果電視MC 日報皆於此日對於納斯卡計畫的所作所為提出批評。

8月25日

25日,ET 再度聲明處分 NgTsun 等人當時 Nazca 在場,所以處分有憑有據且不須額外通知總管理長。對此,K 派人士形容 ET 已經被權限沖昏腦而不知悔改,此事件的戰火也持續延燒到 Minecraft HK 小群組,但很快就被刪文。於此同時,管理員 Justin、玩家 Carson(文10)皆建議修改條例改善納斯卡計畫的執法透明度。

  • 然而經過 POSA 事件 ET 對修改規定的強硬反對態度,Tu 以 POSA 事件中 ET 的態度來諷刺納斯卡計畫的死板制度。
  • Henry 同時亦補充,條例寫得很清楚,包括 Nazca 在內任何人都不行修改條例內容。可謂無解。
  • 玩家 Tony Ng 表示,要求廢除 POSA 並以可以修改的條例取代。
  • Nazca 表示不用修例,因為 ET 的行為都沒有牴觸法律,加強通報即可。

對此事件的發生,納斯卡計畫的元老副服主 Edward Fan(文11)及 CTRLee(文12)亦分明表示自己的意見。

  • Edward Fan 表示,被封禁的玩家不好好檢討自己的行為,反而去說伺服器亂封禁人,這是不好的行為。
    • K 派玩家表示老飯(Edward Fan)對事情一知半解,根本不了解事情發生的緣由。
    • TLegend 同意 Edward Fan 說法,表示連他都說話了,可見事情的嚴重性。
    • TsuXat 表示自己真心欣賞洛聖加的發展模式,雖然近期自己都不能同意某個制度,但自己都沒有放棄過洛聖加。
  • CTRLee 表示,自己作為一個資深的管理員,見證了五一事件與人性的各種光明及黑暗面,明白了自然會有 Hater 來說我們打壓自由。但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任何玩家來到伺服器皆要遵守規則,犯錯了還要說是人家打壓,是甚麼邏輯?同時自己常常會看到許多自稱「高質玩家」使用洗版、人身攻擊、語言偽術來攻擊伺服器,皆不是高質玩家該有的行為。

由於認為納斯卡計畫管理員將事情打壓到自己身上,水搞伺服器內有管理員於飯田碼頭放置多名 Nazca 的 NPC,造成飯田碼頭擁塞及伺服器性能下降,事稱「飯田暴動」。對此 PK 宣布全國實施宵禁,並發出官腔譴責信。

2017年8月25日22:19分,本國中央區飯田上陸濱道飯田碼頭一帶發生本國有史以來最激烈及大規模騷動,多名占領者以自殺式飛彈炸向碼頭前地並佔領碼頭,示威者衝出上陸濱道並焚毀巴士,造成極大混亂。十分鐘後,示威者進入搞搞鎮大道東並進入總統府試圖攻擊總統。午後10:40 分,政府使用強行清場並緝拿示威者。本國對此騷動,做出強烈譴責。示威者罔顧安全,破壞社會秩序及癱瘓政府運作,本國必定對示威者判處嚴厲處罰。

8月26日

對於 CTRLee 於25日發布的貼文,作為事件「受害者」的 NgTsun 感到不甘並回嗆 CTRLee「建議可以用屎水洗一下你的臉,若不能的話,本人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來諷刺其模糊事情的焦點以及推卸責任。NgTsun 的留言事後被評「沒家教」及「屁孩」行為,然而納斯卡計劃有玩家揚言要將那些屁孩帳戶給全部封禁。

Nothing 此時忍不住批評 ET 需要頒發個「諾貝爾串人獎」,諷刺 ET 坐上了管理長的位置就自以為可以為所欲為。如同之前飛馬事件一樣,沒有公開通知就無理的把一個管理員給封禁,這種行為根本事當自己是神。同時 Nothing 亦表示,如果將來 Nazca 離開,你接手這個伺服器時再有這個態度,伺服器大概就已經走向死路了。

好。咁我使唔使俾個『諾貝爾串人獎』你啊?
我都睇你唔順眼架喇黃意得 你以為做咗管理長就為所欲為啊?
好啦,我當係
咁你嘅態度同處事方式就一啲都唔似好嘅管理長囉
仲有,你一年之內邊有可能做到咁大嘅職位吖? 我唔係好信你係用緊自己嘅實力去做到呢個咁大嘅職位
同埋啊,你同陳生有咩事就報警,報警,同報警。 乜你知唔知警方唔係好想理你架咋
浪費警力你知唔知係咩啊 呢件事緊係關我哋事喇 Thunder 係我哋嘅人 佢有事唔關我哋事?
有趣。 我哋點似得你哋? 有人有事都唔理 仲有,佢係管理員 唔通佢做嘅嘢夠俾佢4個警告咩?
你又冇公開通知又冇解明原因就無啦啦 ban 一個管理員?
黃意得,你係管理長,但係你唔係神
你好大權利,但係你唔係做咩都可以
好心你就反省下喇
當 Nazca 出嚟做嘢嗰事 PN 仲有你呢啲態度嘅人就玩完喇
我哋為你哋嘅夢想得以傳承下去先會提出咁多意見
係你哋唔接受呢啲意見先會搞成咁嘅地步架
你哋嘅夢想掌握系你哋手上架
好好珍惜啊。
Nothing 的留言-2020年8月26日,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8月28日

28日,MC 日報在煙花事件發生後連續發出第四份報導講述前玩家對於納斯卡計畫的看法(文13),然而,此新聞被 Oma 批評資料根本是漏洞百出,其他玩家也紛紛批評 MC 日報根本是「反 PNS 日報」,整個 Minecraft 都只有 PN 一樣。

8月29日

煙花事件告一段落後,Terry 發表自己對於事件的看法(文14):

  1. 雖然好多玩家將問題怪到 ET 身上,但 Terry 認為本身問題並不完全在此,而是伺服器法制沒有寫好規定,導致管理員「想封禁就封禁」。
  2. ET 不是沒有問題,而是明知 NgTsun 可以藉此機會搞事然後以此為藉口去攻擊伺服器,不理就行了。
  3. Terry 認為十大總規的原意是好的,但就是不夠詳細,以至於判刑容易受自由心證影響,造成玩家不公平的待遇。
  4. Terry 建議廢除十大總規,並把規則訂好就可以減少紛爭。
  5. Terry 希望反對派可以適可而止,同時也希望「建制派」可以和平理性的溝通。
  • 有部分管理員/玩家將本次事件的罪責推到 KTRU 上方,Terry 表示 KTRU 只占 50%,剩下 50% 幾乎來自沙山或聯合鐵路。Oscar Ma 對於每次事件都針對 KTRU 表示強烈不滿。
  • CTRLee 表示下次議會將會把這個納入議程之中,因為現行規則有灰色地帶。

8月31日、9月1日

MC 日報以「詩人」為題諷刺 ET 做出此行為是為了剷除反對勢力並討好 Nazca,此貼文受到納斯卡計劃與挺 NgTsun 派的一致批評。9月1日,MC 日報受到檢舉,Tszkin 表示因為 MC 日報連續報導不實而就此道歉,並宣稱會停刊五日。

9月2日、9月3日

雖然事件告一段落,不過水搞社群中由於玩家紛爭未有好轉,水搞決議於9月2日推出納斯卡計畫禁令,禁止提及有關納斯卡計畫的一切事務。且為了防止一切攻訐事件再度發生,八大行政員JK 預計提出納斯卡計劃與水搞伺服器停止相互攻訐條約來喝止惡意勢力,不過此計畫最終因為在納方的約束力不高而暫停實施。

【公告】【重要】 即日起至2019年1月1日止所有人嚴禁試圖提及所有有關「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的事物,及嚴禁水搞玩家與「納斯卡計劃伺服器」玩家有接觸。違反者不但會被踢出水搞,而且在伺服器的方面,影響關於伺服器的租約,所有水搞社群生效! 如有水搞玩家意圖或企圖於私底下行動,本服將會對該玩家進行嚴厲處分,事態嚴重的話會考慮與警方聯絡。另外,如有玩家在任何水搞社群提及納斯卡伺服器的任何事情,本人會馬上停止續租 KTRU。 使用 Metro Fox 和發佈含有該資源包的相片不在此限。

9月15日

  • 有玩家在洛聖加大典上修改最高權力守則的頁面來諷刺此事件(文15),Tony Ng 表示總管理長應廢除 POSA(文16)。

涉及事件成員

支持 NgTsun 方

  • NgTsun/Ng,事件主要關係人之一,時任資訊洲建築師,於煙花事件退服。
  • Yiushun818/Yiu Chai Leung,事件主要關係人之一,時任資訊洲建築師,於煙花事件退服。
  • Reagan Chan/RC,時水搞伺服器管理員,前納斯卡計畫新手指導員,於五一事件退服。
  • Tu/Wan Yu Lok,時水搞伺服器管理員,前納斯卡計畫管理員,於五一事件退服。
  • WYN/Wai Yi Nok,時水搞伺服器管理員,前納斯卡計畫管理員,於五一事件退服。
  • Chardy Lee,時水搞伺服器建築師,前納斯卡計畫玩家,於五一事件退服。
  • Core,時水搞伺服器建築師,前納斯卡計畫玩家,於五一事件退服。
  • Karson/Kachun Lo,時納斯卡計畫實況主。
  • Michael Yeung,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ManYin Cheung,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Ivan Ip,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Jack Cheung,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HK Lolouo,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Joe Jai,時納斯卡計畫玩家,當時深潛。
  • Tszkin Ho,時 MC 日報主席,於先前事件後被納斯卡計畫封禁。
  • Cree Wilde Lam/CWL,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Ranger/Adrian Chan,時水搞伺服器管理員,前納斯卡計畫管理員,於五一事件退服。
  • Nothing/Walter Yuen,時水搞伺服器管理員,前納斯卡計畫管理員,於七一事件退服。
  • Tamma Tong,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吳嘉榮/Michael Ng,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Gabriel Mataleo/Gab,時 Synercraft Network 幹事會成員,前納斯卡計畫玩家。
  • Owen Chu/Owen,時聯合鐵路主席。
  • Dick Wong,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林卓希,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Tony Ng,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Victor Lai,前納斯卡計劃玩家。
  • QL,時納斯卡計畫玩家,資訊洲島主,於煙花事件退服。

支持 ET 方

  • ET,事件主要關係人之一,時任納斯卡計畫服內管理長。
  • Nazca,時任納斯卡計畫服外管理長。
  • Henry,時任納斯卡計畫管理員。雖自身說明是支持 ET,但仍保持中立立場。
  • CTR,時任納斯卡計畫管理員。
  • Paco Yu,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Causeway,時任納斯卡計畫管理員。
  • Nat,時納斯卡計劃管理員。
  • LWH,時納斯卡計畫管理員,講鐵主席。
  • Cop Dustin,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Edward Fan,時納斯卡計劃副服主。
  • TLegend,時納斯卡計劃管理員。
  • TsuXat,時納斯卡計劃管理員。

中立及其他成員

  • Jeff Chang,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Xexeron,時 Synercraft Network 幹事會成員,前納斯卡計畫管理員。
  • Kendy Lau/Shing Gor/Kenny,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Hugo Chan/Hugo,時水搞伺服器(副)主席,前納斯卡計畫玩家,於五一事件退服。
  • Adrian Li,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Terrence Chan,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Justin,時納斯卡計畫同水搞伺服器管理員,POSA 事件的主要涉事者。
  • Fanta/Thunder/Maurice Tse,時水搞伺服器管理員,前納斯卡計畫管理員,飛馬事件的主要涉事者。
  • Lo Anson,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Suzuki Chang,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蔡君磊,時納斯卡計畫玩家。
  • Carson Yuen/Carson,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Oscar MaOma,時水搞伺服器管理員,前納斯卡計畫管理員,於七一事件退服。
  • Mason,時納斯卡計劃玩家。
  • PKThomas Lai,時水搞伺服器主席,前納斯卡計畫管理員,於五一事件退服。
  • Terry,時 MC 日報編者。
  • OLeung,時聯合鐵路玩家。
  • JK,時水搞伺服器管理員,前納斯卡計畫玩家,於五一事件退服。

圖庫 (按時間順序)  

8月23日

8月24日

參考資料 (按提及順序)

附註

  1. 反串,指最不好的一個。
  2. 17年6月末發生的 POSA 事件中水搞一方認為 ET 並沒有遵循 POSA 的方法處事,因此才在這裡舉例此兩個納斯卡計畫的規則。
  3. POSA 講明,管理人員在封禁後必須發布貼文說明封禁緣由。
  4. 同削足適履一樣,指磨平自己的腳來穿上鞋子,解決不到根本的問題。
  5. 粵語翻譯:我是服主,我權力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