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出自Synerpedia 歷史檔案與知識庫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
PNS Logo.png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標誌
首主管 Nazca
副主管 ProfHacker
組織資訊
成立時間 2012年8月1日
組織類型 伺服器
聯絡資訊
網站 http://projectnazca.nhz.hk/

納斯卡計劃伺服器(英語:Project Nazca Server、簡稱納斯卡計劃PNS),是由 Nazca 成立的鐵路伺服器,為眾多鐵路愛好者的群聚之地。2012年8月1日設立至今已有七年歷史,旗下鐵路組織為納斯卡鐵路,與水搞伺服器聯合鐵路並列 HKMRU 三大派系。此服服主為 HKMRU 始創成員,開創香港 Minecraft 鐵路風氣。惟服主與玩家之行為,及開服以來眾多爭議事件(如 Hysan 事件五一事件),導致許多前玩家認為此服質素已經愈降愈低,轉而投入另外兩大伺服器或另闢新徑出走。

簡介

網頁:http://projectnazca.nhz.hk

1.12.2 傳承伺服器組

時紀伺服器

  • 位址:projectnazca.nhz.hk:1111
  • 版本:1.15.1

營運機制

此伺服器分兩管理長--服內管理長與服外管理長運作,且分為五大世界:城市世界、中轉世界、生存世界、研究世界、活動世界。採警告封禁制,可利用悔過書解封。

下表列出所有曾經或現有的世界:

  • 城市世界:2015年開放,現為納鐵洛聖加分部發展地,伺服器重心所在。
  • 中轉世界:伺服器的大廳,由前伺服器團隊 MTDMS 打造。
  • 生存世界:已關閉,綜合小型鐵路、三大種族的生存區域。
  • 活動世界:時而開放,為伺服器舉辦大型活動的地方,亦為小遊戲遊玩區域。
  • 研究世界:2017年開放,讓玩家研究設備以投入到城市世界的區域。
  • 重點世界:2016年開放,已關閉,為重點鐵路發展地。
  • 原生世界:2012年開放,現不定期開放參觀,為通域分部發展地。
  • 紅石世界:研究世界的前身。

納斯卡計劃社群

納斯卡計劃社群由多個伺服器及群組組成,目前已知的成員有:

已退出或解散的伺服器有:

自由計劃伺服器

自由計劃伺服器是由納斯卡計畫服外管理長 Edward Fan 於2016年1月29日開啟,開放給開心版遊玩的伺服器,目前已關閉。

都會伺服器

納斯卡計劃都會伺服器是由納斯卡計劃所分流的伺服器,所營運的目的是開展納斯卡鐵路天荔分部而設立。曾因為採用負數型編號(詳見天荔事件)與插件型房屋而遭到詬病。於2017年11月18日成立,並於2018年7月20日宣告解散。

歷史

2012年

2012年~2015年間

(此段為歷史空窗期,多數事件資料皆已流失)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 19年3月,與水搞伺服器關係逐步好轉。
  • 19年8月,Yakumo 事件,服內管理長 ET 辭職。
  • 19年11月,進行管理員重組並刪減世界。

2020年


管理層

雖然此伺服器管理層曾數度有高質建築師入駐,但宥於服主個人性格所致,使部分較有理念的管理員不堪其工作環境,曾經爆發數度出走潮。目前餘下的早期管理員多是與服主曾有過同窗關係或立場相對保守的人士。

此服管理層於2017年起,一律需通過 TATAAT 才能升(任)職管理階層。然而除試用期間的操行考核外,該伺服器僅能單憑入服時間決定任用資格,此外試題亦屢次爆發信度、效度與預設立場的爭議,令外界人士以為透過此一機制將無助於該伺服器選拔出高質管理員,甚至將導致既有管理階層的平均質素下降。

因該伺服器前管理長 ET 因準備公開試需暫時退服,使得2018年下半年-19年上半年的 AAT 需暫停舉行,此舉讓服外人士疑惑該服管理員質素會否有上升的跡象。

現任管理人員(照字母排序)

前管理人員(照字母排序)

12年:
13年:
15年:
17年:
18年:

外交

聯合鐵路的關係

因鐵路發展理念不同,目前為止納斯卡計劃伺服器與聯合鐵路仍處於對立狀態。前後曾經發生過不少起事件,而兩方對彼此的態度,往往是導致衝突的原因。2016年間,許多玩家跟隨先前的跟蹤事件與 DDoS 事件的風潮,陸續有「被害妄想症」的跡象出現,至2018年止,經靈堂事件可知,N 派與 U 派仍然保持對立。

水搞伺服器的關係

主條目:搞納關係

五一事件開始,納斯卡計劃伺服器與水搞伺服器便衝突不斷,主要衝突來自理念不同,還有「鄙視」的態度。於此段期間,水搞伺服器成員常有取笑的舉動,有時取笑過頭導致事件發生,例如瀛海新幹線事件。但納方態度從一開始就讓水搞伺服器成員感到反感,例如 POSA 事件。此些事件都導致了往後的歧見與衝突,仍有玩家認為只要時機成熟自能與納斯卡計劃伺服器和好,於是致力於維持關係上。但其餘人士看來,卻是遙遙無期。

法例

附註